今日推荐

 爆笑王朝 小小抵押品 暧昧不离 冬眠男人香 让我照顾你 欺负心爱娘子 花花贝勒陷情记 看你,不爽 我不是牛郎 窃种 蜕变·变异人生 男女搭错线 变身DA 情系玛珐—异界变身女孩 踏歌行 莉莉斯的女儿 变身美女 变身记 性别游戏 孽火系列3-十全九美

妃常淡定,女人你不怕死吗

   她对欣赏真人版A片没有任何兴趣。    只是。    “皇,皇上……”    花六月的惊呼声响起,秦岚下意识回头,接着便微微蹙眉。    并不是烦恼,只是,情况并不如她所想的那般发展,让她,有些意外。    只见花六月被苏墨整个拎下床,摔在地上,而本来,她身上裹着的那层层薄纱,也松动了开来,露出如玉雪肩。 &n...

你迟到了许多年

   “什么梦?什么梦?”利永贞立刻无比羡慕,她总是一沾枕头就睡死过去,从来不知何为发梦,“你总是有梦可做呀。”    钟有初一哂:“我梦见好多人在室内BBQ,我站在烧烤架边,看见解冻的鸡翅血水滴到炭火上。门口的高凳上坐着一个男人。他穿一件左胸上有三道明黄色横纹的深红色衬衣,深咖啡色的灯芯绒裤子。他突然走过来向我求爱。”    “这场梦哪部分让你害怕...

四家族之蓝门

   *    蓝月    年龄:33    向往艺术,对于商业毫不感兴趣。更对商业化的艺术不屑,她认为这是玷污了神圣的艺术。5年前更是突然留言失踪去追寻她理想中的艺术,至今行踪不明。    *    蓝晴雨(蓝龙海的大女)    年龄:27    也不知道是否血统关系,蓝家的女儿们都讨厌商业...

少年游

  护卫相比,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这十五护卫站在毫无遮掩的炎炎烈日之下,就算各自头上都戴着一顶草帽,但这一掌   阴影根本抵挡不住几分炎热,每个都似从水里捞出来般,从头湿到脚,身上的衣服脱下来随便一拧,地上就能积一滩水   。   他们已经不知道在这里等了多久,也不知道还要再等多久,这样酷热的天气,这样的他们只有一个念头,在这个季节这   ...

昭然天下

   记忆里,没有母亲,父亲也很少露面,还有一个父亲让我喊母妃的女人偶尔也会来山庄看我,她不是我娘,是父亲的嫡室。我从小长在纳兰山庄,随外祖父的姓……纳兰。    外祖父为我取名……纳兰清浅,直到十三岁那年,父亲才从纳兰山庄接我回府,再以后封了郡主。    而我从纳兰清浅摇身成了皇亲贵胄。从一个习惯在江湖上打打杀杀地小丫头恍然间变为看似风光无限...

遛鬼

   四喜道:“我早上点过,没了。”    同花顺的五官立刻恢复原状,喜滋滋地扑到阿宝身上,“大人!我们出去吧,去超市,去超市买吃的!金黄色的烤鸡,红艳艳的腊肉,香喷喷的肉包……哦呜,太怀念了!”    阿宝朝四喜勾勾手指,“叫外卖,我要吃披萨。”    同花顺用鬼力把自己变成实体,重重地压住阿宝,两颗眼珠子用力一瞪,掉落下来。  &nb...

婚不由己

   缓缓抬起手,抚上自己仍旧平躺的小腹,心头的痛便更深刻了一分。    孩子,妈妈带你离开,重新开始,好不好?    手机悦耳的铃声响起,她木然的接起,放在耳边。    “以沫,决定了吗?”男人好听的澳门银河唯一官网带着隐隐的不确定,却如暖阳般温和。    她昂头望向秦氏高耸入云的大楼,盯着他办公室的...

红尘几度醉

   “今日也算与你有缘,助你一臂之力入幻化池中,百年之后再度你成形,你便来我皓月宫侍奉吧!”    自此,闲暇之时,斯慕都会日日来看。    直至八十年后,那紫草看起来仍然没有任何变化,任他再是淡然,也免不了几分失望,于是,喃然自语道,“原来选了一株笨草!”    后来便来得少了,只是打定主意百年幻化之日再来此度它成形,凭他灵力修为...

天子谋

   三个拦径的盗贼互相看了两眼,觉得有些古怪。为首那人方脸阔额,胆色也最好,抢上前去揭开那板车上的毡布。车上高高地堆着货物,那人拿火把细细一照,上面全是木材。外面散放着几块棺材板,都系着绳索。木料最高处,却豁然放着一具旧棺材,斑班驳驳还沾着泥土。    那剪径的汉子心底生寒,才一起了怯心,就听那棺材里夜猫子似地嘶声怪笑,澳门银河唯一官网又尖又邪,“嘎嘎嘎”三声。两...

江湖遍地是奇葩

   此言一出,世界瞬间就安静了。    沈千凌用无辜的眼神看向所有人,心里忐忑不安该不会不相信吧万一被拆穿就死定了这种时候一定要冷静!    “失忆?”老庄主惊疑未定重复了一遍。    沈千凌充分发挥影帝水准,眼里充满委屈泪水,表情茫然又无措,“嗯,想不起来之前的事。”    “我这是什么命啊...

环抱青山来种田

   “奶,大伯娘……你们到底谁跟我下去对峙嘛。我要跟阎王爷说个清楚啊。我真是被配了阴婚,不甘心撞的墙啊!到底谁去嘛,再不去,待以后阎王爷发了怒,这可咋办啊!”    两人听了这话,皆是互相的瞪大眼来澳门银河博彩官方网址对方。双方各自指着对方喊道。    “她去。”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陈氏指着小陈氏。    ...

作茧自缚(全)

   转念想,郑谐好像从来就没有回过她的任何短信,谁让她总是发一些很没营养的内容给他呢。他大概见到以她的名字发来的短信就直接忽略了吧,因为她若有急事找他,总会拨电话的。    而且,郑谐应该不会误会的。她哪有那么大的胆子跟他这么没大没小啊。以他那么高的智商,肯定能猜到她是发错了。    今儿是七夕夜,理论上说,郑谐应该不会一个人过。这种时候...

富贵病

   叫玉簪的漂亮丫环带人端上来一碗清粥,几碟小菜。怎么是这些?她想吃黄金鸡、玉灌肺、神仙富贵饼、脆琅、东坡豆腐啊……流放了一个月,从来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不说,吃的还都是馊饭馊菜。她虽然出身不富贵,但从小到大也没有吃过苦,至少父亲是很疼她的。    不过,她是真的有点饿了。    夫人陪坐在她身边,看她吃得很快,不停劝道:“皎皎...

《六爻》

   真人本是游历途中路过此地,前来讨一碗水喝,没想到见了程二郎。    程二郎那时是刚从外面跑回来的——村口有个久试不第的老童生,收学生教读书,老童生的学问很是稀松,唯有束脩收得穷凶极恶,农家腊肉果蔬他一概看不上,只肯收真金白银孔方兄,并且数额没个准——每每挥霍完,便又朝学生伸手要。    以其为人,实在是不配传道授业讲圣贤书的,可是没有办法...

退散吧,杯具!

      女人脸色好了些许,至少觉得自己不会被纠缠了。    言孜衍在心里龇牙,别的男人女朋友提出分手,好歹能听到一句“对不起”,到了他这还得自己说对不起,不带这样歧视的,而且自己还是因为这些杯具的理由道歉。       “算了,当初也是我自己缠着你,要你做我的男朋友的,”女人拎起旁边的手提包,借着外面透进来的灯光,就这么优雅迷...

直播六零生存记

  虽说主脑刚刚才扫描过方圆一公里内的环境,没有发现危险。可这毕竟是一山环一山的大山,她刚刚闭目养神时好像听到了狼嚎的澳门银河唯一官网,还有其他她说不出名字的动物发出的嘶吼。   苏漪是个十分注重安全的惜命的人,她可不想留在这里。万一夜里跑出什么食肉猛兽,那她岂不是自寻死路。   第2章 被绑   天色越来越黑,林子里树木高大,枝繁叶茂,遮光效果极好,很快便伸...

以恶制恶

   “说话不算话?”季家宏从鼻子里出气哼了一声,嗤笑着问,“我说过什么了?”    “你别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那女孩说,“你说过XX主打MV用我做女主的!”    “你这话说得就可笑了。”季家宏抱着手臂说,“我就是个小小的经纪人,MV选谁做女主是导演的事情,你找我有什么用?”    “上床之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啊!”那女孩说,“那时候你不暗示我只要你...

佣兵狂妃

   章节字数:2100    现在我们先了解一下文章里已经出现的职业等级。    武者主要修行真气和武技。    真气等级:    尊,真,灵,天,地,玄,黄七个等级,每个等级包含十层,黄阶为最低等级,尊阶为最强等级,尊阶武者被称为半神强者,拥有半神的力量,是传说中的存在,再往上就是神了。    黄阶,玄阶比较...

哪瓣洋葱不流泪。

   方歌正端了托盘往座位上走, 苏爱爱想方歌就是方歌,走到哪都是拔尖的, 一身皱巴巴的迷彩服穿别的男生身上垮垮的,搁方歌身上,平平整整的衣角,领子也翻得好好的, 方歌似乎把头发剪短了些,人更精神了,配上这衣服, 活脱脱是一制服诱惑!    方歌侧了头和旁边的男生说话,这少年沉稳惯了, 微微侧了身子,澳门银河唯一官网也不似男生的大声喧闹。他一偏脸, 正好看到苏爱爱含着汤...

诱妻入怀:前夫,请温柔

  只是想来讽刺,结婚三年,她和那位名誉上的丈夫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说是夫妻,却比路人甲还要陌生。   呵呵,那是有多嫌弃?   楚洛寒止住了思绪,伸手拿出夹板,准备查房。   医院充斥着消毒水味道的走廊,精致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均匀的清脆声响,楚洛寒白大褂的一角随着走路的步伐而轻轻摆动,简单的工作服被她穿出了别样的气质。   脚步刚刚...

生化!星际外援

  “为什么不飞呢,这又不是地球。”   “我可不想在当地土著面前走一步摔一跤。”   “好吧好吧……我再给你准备点东西……”多特飘向实验室远处。   阿部罗走出实验室,用新身体感受家乡的风。   这是天蝎F282星系战斗星,名副其实的以强悍的战斗力和行动力出名,在整个宇宙大数亿星系中属于科技和武力双发展的高端存在,同样也担负了比别的星系更多的任务...

兔子压倒窝边草 完结 txt

   她爸收到消息后,第一澳门银河APP从单位赶到医院,等到医院的时候,肖兔已经出生了。    由于是早产,肖兔生出来的时候只比刚出生的猴子大了那么一丁点,全身皱巴巴地躺在保育箱里,特别难看。    她爸比较悲观,觉得这女儿养不长,就算养大了也一定嫁不出去。    她妈却坚持认为女儿是玉兔精转世,将来是要娶唐僧的。    她爸觉...

快穿攻略:男配黑化中

   今天,遇到一只小蚂蚁被惨死了,好难过啊啊啊啊,明天再更新。    明天,肚子好饿,我要去觅食,吃饱饱才有力气码字~    然后一去人就再也不见踪影。    到了后天……    大后天……    从来没有作者想不到的断更理由。    因为书太好看,大家都掉坑,作者的坑品又不好,每次莫小天上号,总能看...

红酥手

  她帮他拿伞,看见他胸前的米奇老鼠徽章。她知道,他又去幼儿园接孩子了。   在另一个世界,他有结发娇妻,如玉子嗣。他爱他们,从没想到要割舍。她是他的初恋,是他的外遇,仅此而已。   抚着她的头发,他温柔地问:“想吃什么?我打电话到楼下的餐馆去叫菜。”   总是这样,她的厨房永远干净完美而不被动用。他宠着她,或者,是他自觉亏欠了她,不好麻烦她亲手做...

生途

   周焱刚擤了鼻涕,人中的位置通红一片,辣疼辣疼的。她看了眼,说:“漂亮。”喉咙沙哑,别人也听不出真赞假赞。    对方高兴,跟她说悄悄话:“哎,你妈这开场白用了两年了,怎么就不知道更新一下,还十八省呢,明明连长江对岸都没去过!”    周焱提醒她:“该你出场了。”    对方一听,外面已经在说:“接下来,有请...

腹黑军长惹不起

   三年后:    某女冷眼一挑:“大叔,你不是说像我这么丑的女人,死也不会娶的吗?”    某男面无表情:“本王想过了,像你这么丑的女人,娶回家辟邪,安全!”    某女一勾唇。    安全!安全个屁!    ……    精彩不容错过!    ...

熟女时代gl

   “不了,有工作要忙。”    “后天是你的生日,你不回家过还想去哪里?早叫你结婚生孩子你偏偏不听,要是你早听我的话现在早有人陪你过生日。”    “妈……大清早能不能不要谈这个话题。”杨杨把自己埋在枕头里,想象自己是一只鸵鸟。    “就是以前我太纵容你才会造成现在的大错误。后天你就回家,顺便把暖暖的生日也一起过了。”    ...

龙族3黑月之潮

   着皑皑冰原尽头那片泛着银光的冰海,发出无声的咆哮,吐出空虚的幽蓝色气息。    她没有任何畏惧,走到黑蛇的旁边坐下,和他一起远眺,目光穿越整个西伯利亚平原。    风吹过她的睡裙,她晃悠这细瘦的小腿:“我想回家,或者去去。”    黑蛇没有回答她,只是默默地呼吸着天地间至寒地空气。    |2|邦达列夫上校   ...

美男如画

   “人家都说没什么优点的人才夸可爱。”她故作难过的低下头。    “行啊你,居然打趣起我来了!我说可爱就可爱!”赵姐柳眉一竖奸笑着就要挠她痒痒,她最怕痒,被赵姐一挠立马笑的停不下来“赵姐哈哈我错了,哈哈我错了,别挠了啊!”    赵姐看她眼泪都笑出来这才放过她,给她顺顺被弄乱的头发“晚上和我去逛古董市场呗,去淘淘?”    “好啊...

一刀惊春

   其实,这则故事极短。无卦先生说完,烹好的春日茶水还冒着热气。楼子外头,榆树刚抽出嫩叶,叶稍牙白,叶芯一抹翠色正缓缓晕开。    无卦先生叹口气,一边将醒木揣入袖囊,一边道:“萧家之劫,已过去七年,诸位客官只当是……”    话未说完,手便悬在半空。无卦先生一脸怔色,望向客座角落。    角落里,坐着两个人。一人是年过七旬,面容清...

《为君天下倾》(倾国1)

   正好两军因严冬而停战    而两方胜仗的关键人物,也天天在床上缠绵……    这场赌局看似“一面倒”    可他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    告别的一个拥抱    换来的会是一把插入他心脏的匕首……    【出版日期】2010年7月30日    【男 主 角】曲琅净    【女 主 角】南...

妖妻媚妾

   上帝啊,我终于成为有钱人了,终于可以大把大把浪费钞票了……    莫小忆实在忍不住涕泪纵横,捧着卡一顿狂亲!    从小到大,所有给莫小忆算过命的江湖术士,都满脸歉意说他此生没有大福大贵的命,既使走点小运也远远赶不上霉运那么多,莫小忆不知道此次到底是上天降下甘露,还是他家老祖宗忽然想和他开个玩笑,总之他是发财了,发了很...

邪魅总裁的出逃情人

   床上的人儿如同受了惊吓迅速的坐了起来,丝被随着她的动作滑至腰际,露出有些瘦弱却玲珑有致的身体,丝绸的睡衣早已被汗水浸湿。    此时,她的眼中没有一丝睡意,反而充斥着惊魂未定的不安,像是惊慌的小鹿。那张苍白的小脸上布满了汗珠,耳边的碎发也黏在了双颊,光是澳门银河博彩官方网址就令人心生疼惜。    过了一会儿,黎浅幽才回过神来。原来是梦啊……   ...

重生之指环空间

   艾笑语租的房子在一个破产工厂的老职工房里,房子老旧,交通却方便,离她上班的公司不远不近,每天都要坐上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当然堵车的澳门银河APP算计其中。    她今天加班,快傍晚才下班,快到家附近时,踩到东西,摔了个大跟头,脚给崴了,手臂也给蹭破了,更是让身旁的行人看了个大笑话。    郁闷得艾笑语顾不得身上的疼痛,使劲爬起来,抓起让了摔跤的...

掩月+番外

  一名黑衣的男子慵懒地单脚弓膝坐在墙边,墨黑的长发掩去容易;跟前一蔟烧得猛烈的火堆,将屋内的寒意趋去三分;不过混身雨水的我仍是机伶地打了个寒颤。   那名男子虽然末曾抬头望过我一眼,却让我不由自主地在意。   是个严肃的人吧……我脑中闪过这个念头,拜杜家堡盛名所赐,我自小便见多各式样人;朋友、敌人……更多奉承之人;江湖中各形各色的人中,并不缺此种不苟言笑...

且试天下

   乱世之中,英才辈出,只是苍茫山顶的棋局只需两人,而掌握天下的至尊,只需一位!    引子    子夜,星子如稀疏的雨点,点缀于漆黑的天幕,一轮冰月当空悬挂。东朝第一高山---苍茫山,在星月的映射下,笼着一层薄薄的银色轻纱,仿如一支挺峭的玉璧屹立于王域平原之上,尊贵、高岸而圣洁,无愧于它"王山"之称。    高高的山顶上,此时正坐...

异世农家

   走下马路,唐安文脚撵向被他丢弃的烟蒂,就准备拦车。    抬头,明亮晃眼的车前灯,唐安文反应过来车子是朝着他冲来的,但是这关键的时刻,他浑身僵硬冰凉,完全无法动弹。    “嘭,”的一声,唐安文眼前一片猩红,接着陷入黑暗,他感觉身体轻飘飘的,也不怎么疼,在心里骂了句操。怎么就没有避开,明明还有好几米,怎么就被撞倒了。    这...

《老公是腹黑大人》

   “什么!!!”这次我是扯着嗓子在尖叫。    “你安静点!!”    “你蠢蛋!!借钱买戒指,还买这么贵的,你是不是脑袋被飞机撞过了。”    “……”    “退了,赶快给我去还钱!!立刻,马上!!”我揪起康聿的衬衫领子狂叫。    “我会还!!”    “P啦,拿什么还,卖身做牛郎啊!!”虽然,他的确有做...

陌陌谦行

   在C市最富盛名的五星级酒店,正在举行一场婚礼,酒店门口,悬挂着新郎和新娘的巨幅合照,这不同于一般婚礼上惯用的经过摄影师专业取景,以及后期处理工作人员巧手涂抹过的婚纱艺照, 而是一张看起来有点历史的普通照片,背景是本市最著名的树仁中学那个坚固的、极富厚重感和沧桑感的大门。    画面左边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身姿俊逸挺拔,长相英俊帅气,即使身穿最普...

重生之华丽人生

   真的好想将眼前的人碎尸万段,可她偏偏有心无力,已经残废的双腿连让她从地上爬起来都不能。    程研姗想让她痛苦,想看她悲痛欲绝的模样,可她偏偏不想让她如愿。    即便心里再怎么痛苦不堪,此刻在优雅端庄的程研姗面前她都要将它强压下去,即便要输她也不想输得太难看。    所以,她不过是淡漠的看了她一眼便...

宠爱甜心:双恋迷情

   已开始缠绕……   今生 第二章 龙家小公主    穿着洛丽塔公主裙的龙汐宝,扎着美美的公主头,头上绑着与裙子同色系的粉红缎带蝴蝶结,大大的眼,小小的鼻,嫩嫩的唇,白皙的皮肤,她看起来就像一个SD娃娃一般,美得不真实。    “轩哥哥,博哥哥,舞妈咪,汐爹地,李婆婆,李爷爷早安。”甜甜的嗓音带着5岁女孩特有的可爱,叫得在座所有人都开心不...

逼嫁良妻

   自己不过是大帅府的家庭教师和内眷与洋人交际的翻译,这位四夫人也未免太过客气了吧?    说好了不住大帅府,启明女校和《美国国家地理杂志》的工作继续保留,可以说实际上在段府的澳门银河APP不会多长,晚上住在这里可能更是偶尔,想不到大帅府竟然拨出了这样一个独立院落给自己居住,这位四夫人殷勤恳切,态度好的令她有些受宠若惊。    说白了,自己也不过是...

惹上首席总裁——黑道之王

   眼神汹涌的瞬间,不经意间有种浑身颤栗的感觉。    “殿下!”在场所有的保镖纷纷鞠躬,沉声喊道。    男人正是意大利卡登家族总裁,更是黑手党的握权之人,传说中的王者——司徒皇。    司徒皇随意地扯着一抹笑,他的目光却是不偏不倚地望向方才轻佻吹口哨的公子哥的背影。    眼底,瞬间闪过一丝嗜杀。    “...

前情可鉴

   带些流连,露些难舍,一副满目情深的模样。    大概一年半之前,照片上的这个男人,用同样的姿势和动作吻她,并求婚。    呵——    闻姜下拉页面看了下这则新闻下网友的评论。    “是我瞎了眼吗,林溪声夏天那会儿颁奖礼上不是还在和闻姜秀恩爱吗?”    “谁来扒一扒这...

君臣夫夫之路

   帝王难道有隐疾?这个想法在众臣脑中闪过就被打散消除,他们不相信,一世英名果断的帝王会得了无法人道的病疾。    他们只能去怪老天,一定是帝王一生杀戮太多,上天惩罚于帝王,剥夺了他可以拥有子嗣的功能。而这个想法,或者说是传言,一直到了帝王宣布退位后一并从宫中传出,民间的百姓更是感恩他们的帝王。    帝王给了他们平稳没有战乱的生活,却受...

官场风云

   “哈,不用不用,肯定没事的,就在前面,走个路没有问题。”陈兴一边说着,真的很想英雄般的蹦跳了几下,可一边的脚却是钻心的疼,连牙齿都在打颤了!    “真的不用么?那你自己小心哈,我下午是翘班出来逛街买东西的,嘿嘿,既然没事的话,我先闪人啦。”    张宁宁一边说着,一边向陈兴眨了眨大眼睛。    而后,便...

孤狐

  狐只是想看看,在这苍茫天地间除了他的第二个生命。   只是看看。   拂开他脸上的雪,狐的眉毛不由的轻皱。这是一个大约10岁左右的少年,他的打扮跟人类的乞丐无异,清秀的脸蛋满是斑斑血迹,皮肤已经呈现出失血过多并冻伤的青紫色,看起来非常的虚弱,却依然掩盖不了他眉宇间嗜血的煞气。   7   站起,转身,狐不在理会那躺在地上的孩子。反正他就快...

豪门天价前妻

   王妈没有注意到简沫的狼狈,只以为她没有带伞,“先生在工地坠楼了……正在医院抢救。少爷的电话也打不通,你的也打不通……太太一个人在医院,心脏病又复发了。”    王妈后来说什么简沫没有听清,她只是在听到“坠楼”两个字的时候,瞬间脑子里“嗡”的一下,空了!    王妈见简沫吓傻了,也顾不得其他,拉了她的手就往路边儿的车上走……直到简...

六嫁

   她点了点头,“本宫便是怕他出尔反尔。齐王既死,留下孤儿寡母,全靠这姓冯的一力支撑国体,本宫看他是个聪明人,他也不会相信本宫的。”    “说到出尔反尔,”他淡淡地道,“殿下不是早已得心应手了么?在下猜测,殿下应当已有准备了才是。”    她没有说话。细雨迷蒙中,他感觉她似是又笑了。    两人绕着鸣霜苑的花...

岁月间

   作者有话要说: 愿阅读此文的所有人,都能收获这样一份感情,愿无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余生,愿永远快乐,幸福,生活美满,身体健康。    夏日蝉声鸣燥,日光透过车窗照在谢孟的脸上,他忍不住抬起手遮在额前,衬衫贴在后背上已经湿了一片。    公交车摇摇晃晃的靠了站,谢孟随着人流挤下来,他皱着眉揩了把脸颊边落下的汗水,顶着烈日往校门口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