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美女总裁

作者:   第1059篇

“这就对了,所以现在最要紧的有两件事。”林清雅吩咐道:“李部长,你继续和海关方面沟通,一定要反复强调象牙不是我们的。另外一点,立刻报警,请警方介入,帮我们搞清楚这些象牙到底是从哪来的,怎么放进我们的集装箱的。如果能够拿到证据,那这件事就好办了。”

李部长点点头,立刻告辞离去。

等房门关上后,林清雅靠在椅子上蹙眉道:“真是奇怪了,竟然会发生这种事。如果那些象牙不是在非洲放进去的,那就只能是进关之后才被人放进去的,可是这种事发生的可能性太小了,真是匪夷所思。”

秦海起身走到林清雅身后,一边帮她做头部推拿,一边说道:“别太担心,既然决定报警,那就等警方调查有了结果再说。这个世界上多匪夷所思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所以我一点都没觉得奇怪。”

林清雅心中一动,问道:“你也觉得是有人故意害我们?”

“你刚才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吗,如果没有人故意害我们,那就是这些象牙凭空自己钻进集装箱的。”秦海弯下腰搂住林清雅,和她脸贴脸地说道。

林清雅推了他一把,嗔道:“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思乱来,赶紧去坐好!”

“要不要我去海关那边看看?”秦海继续贴着林清雅的脸说道,“我不想看见你为了这件事担心。”

“你最好别去,海关不是一般的地方,你以前没有跟他们打过交道,处理不好会把事情搞得更僵的。”林清雅转头对秦海笑了笑,“知道你关心我,不过这件事我自己能处理好,你别管了好不好?”

“让我别管可以,你必须亲我一下!”秦海嘟起嘴道。

林清雅没好气地白了这厮一眼,只好闭着眼睛在秦海的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一触即收,然后羞涩地抿了抿嘴唇,就像偷吃了妈妈藏起来的零食的小女孩似的。

第867章 调查

从林清雅的办公室出来后,秦海立刻就驱车来到了集装箱码头。

虽然他跟林清雅说过,除了护肤品方面的事情之外,公司里其他事情一概不再过问,但是今天这事他不能不管。

这事太蹊跷了,弄不好里面大有名堂,秦海可不想让林清雅为了这件事成天忧心忡忡的。

码头距离海清集团总部大概半个小时车程,占了春江旁边很大面积的一块地,里面堆满了集装箱,透过集装箱之间的空隙,还能看见江边停泊了很多货轮。

可惜码头外面修了很高的栅栏,想要进入只能从唯一的入口进去,而且必须要有通行证,秦海没有,所以根本进不去。

秦海懒得去找人弄通行证,开着车沿着铁栅栏溜达到没人看见的地方,他把车停在一旁,然后迅速爬过铁栅栏翻了进去。

没多久他就溜达到了码头附近,这里人不少,工人正利用各种大型机械将一个个集装箱从货轮上卸下,或者将已经封装好的集装箱转移到货轮上。

在码头东侧的一大片区域,堆放了许多集装箱,秦海在这里转悠了一圈,很快就弄明白了码头的构造。

这一大片区域内的集装箱都是属于没有来得及报关,或者通关失败的,很多集装箱上还贴了封条。秦海仔细找了找,还真让他找到了海清集团的五个集装箱,上面确实已经贴上了封条。

他一一检查过这五个集装箱,没有什么太大的收获,再仔细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发现码头上虽然有监控探头,但是死角很多,如果有人故意将什么东西弄进集装箱里,还是有机可趁的。至少如果让他来做,肯定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了解了码头的情况后,秦海心里有了底,寻思着沿原路返回。就在这时,几个穿着海关制服的年轻人簇拥着一个中年人朝这边走了过来,中年男人派头十足,看起来像是海关的某个领导。

秦海朝左右看了看,侧身躲在了两排集装箱中间的缝隙里。过了不久,那一行人就来到了附近,距离他所在的位置只有不到十米远。

秦海探出头悄悄地朝那帮人看了一眼,发现他们正站在海清集团的那五个集装箱前面,指指点点不知道要干什么。

秦海顿时皱起了眉头,凝神仔细听着这帮家伙在说什么。

“王副关长,这五个集装箱就是那批涉案集装箱,象牙是在这个集装箱里发现的。”一个三十来岁海关工作人员对那个中年人说道。

秦海心中一凛,这个中年男人竟然还是春江海关的副关长,看来今天这件事的影响还不小,连海关高层领导都惊动了。

这时,那个王副关长问道:“其他四个集装箱都检查过了吗,有没有违禁物品?”

“我们都已经大致检查过了,暂时还没有发现违禁物品。不过集装箱里面都是矿物原料,如果要详细检查,必须将全部矿物转移出来,工作量很大,我们还有没有来得及做这项工作。”

王副关长板着脸道:“上级领导对这件事非常重视,我们的工作一定要做得非常细致,一定要详细检查,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疑点。现在象牙走私也越来越猖獗了,上头要求我们认真工作,一定要在源头上彻底杜绝象牙走私的蔓延,同时这也是我们的职责所在,所以大家一定要更加认真才行。”

秦海气得在心里直骂娘,去你吗的疑点,象牙虽然珍贵,老子还不至于靠这种方式去赚钱。

那个三十来岁的年轻男子郑重说道:“是,我们一定牢牢记住您的指示。”

王副关长满意地点点头,脸上露出微笑,“我们关里这两年一直没出太大的岔子,这次出了这种事,对大家来说既是挑战,又是机遇。如果能成功处理好这件事,对大家肯定会非常有好处的,这两天大家就辛苦一下,回头我一定给你们向上级请功……”

这个王副关长说起套话来简直就是连绵不绝,足足说了五分钟才意犹未尽地停下,拿着响个不停的手机去了一旁。

秦海恨得牙根直痒痒,这帮家伙竟然还想把这次的事当做典型案件来处理,而且还要把集装箱里所有的进口矿物原料转移出来,这样一来肯定需要花费很长澳门银河APP,万一过了和长丰集团签订的到货日期,他们可是要给人家双倍赔偿的。

过了没多久,王副关长接完电话,对那几个年轻人说道:“我有点急事,就先走了,你们记住我刚才的话,一定要把工作做得更加细致才行。”

眼看这个姓王的转身就走,秦海心中一动,悄悄地跟了上去。

跟了一段,眼看这家伙要上车了,秦海对方瞅到四周没人,一个箭步斜跨出去,拦在了王副关长面前。

“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王副关长很机警,立刻后退了两步,警惕地澳门银河博彩官方网址秦海。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