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怀了皇后的包子

作者:一叶菩提   第53篇

“我又不想让他被警-察抓。”

“那你干嘛要跑到那个叔叔旁边去,他看起来好凶啊,我怕他会打你,爷爷说我们还小,是打不过大人的。”

男孩看起来比对方大不了几岁,也是小胳膊小腿的,但他坐在那就是会给人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那种感觉不像是孩子,特别稳重靠得住,看起来也很有安全感。

他轻瞥了小男孩一眼,纯净的眸子里掺杂了许多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深沉,语气也混杂着多种情绪,很是笃定地说:“我只是去和他打个招呼。”

“为什么要跟他打招呼?”

“因为我要和他谈条件,在谈条件之前,自然得先抢占优势啊。”

“谈什么条件?”

男孩似乎有些不耐烦,轻轻哼了哼,不知从车厢哪个位置掏出了一把糖,胡乱塞到小男孩手里,“给你给你,别再问为什么了。”

小男孩立即把注意力转移到了糖果上面,反正他已经习惯了这个刚认识没几天的哥哥的厉害,他似乎总能想到很多自己想不到的事情,明明也没大几岁,他怎么就能那么聪明呢。

不管了,反正以后只要听哥哥的就好。

《代号飞鹰》杀青之后,穆衡特地去学院见了见教授,他知道教授爱喝茶,就特意给他买了一组茶具,教授原本还想拒绝,没想到茶具恰好是他所喜爱的,于是爱不释手钻研了好一会儿,还是舍不得拒绝将茶具留了下来。

两人聊了一会天,他们是因为学院认识的,聊的话题自然也都是关于表演的。电视剧虽然拍完了,但穆衡在拍戏过程还是遇到了不少问题,有这个机会他便将积攒的问题都倒豆子似的倒了出来,希望教授能给他解解惑。

有时候自己埋头苦想几天几夜,也不如别人一句轻描淡写的点拨来的有用,这点穆衡还是承认的,他没自大到觉得凭自己就能将表演这门课程钻研透彻。

“我在动作表演上感觉有些问题,没有道具施加就很难表现出自己想要的,即使是模仿或者练习感觉作用都不是很大。”

这点穆衡其实早就注意到了,当然这其实很正常,因为很多东西他都是刚接触没多久,甚至很多道具跟情节是以前从没有遇见过的,他必须靠自己的想象将表演呈现出来,这就导致拍出来的戏不够真实,虽然这种瑕疵非常细微,但穆衡仍然觉得不满意。

他想要尽可能做的更好,字典里没有满足这两个字。

对此教授是这样说的。

“你必须去尝试,只有真正体验过了,才能领悟到那种感觉,比如中枪的感觉,被刀刺的感觉,当然你不用拿道具,只要能往你身上施加那股力道就行,一次感觉不到就再试一次,这些都是不允许投机取巧的。”

后来穆衡还真的去尝试了,当然是在保证绝对安全的前提下,他尝试着体验真实场景下的感觉,应该有什么样的表情,什么样的姿势,那跟自己单纯的联系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体验。

这期间穆衡接到不少综艺节目或者访谈节目的邀约,不用他多说,窦茜便直接给拒绝了,他的确凭着《权术》小有名气,但这股名气远远不能支撑多久,而综艺节目恰好就是在消费名气,穆衡清楚他喜欢的是表演,而综艺节目则会将他的一切暴露在观众视线内,那在穆衡看来并不是什么好事,至少现在还不是。

他不需要趁着当红就拼了命的捞钱,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沉淀下来,保持冷静看清楚自己的内心,否则你就会看不清楚前面自己想要走的路。

因此《代号飞鹰》制作阶段,穆衡要么是趁机休息,要么就是跟教授或者一些老艺人学习,这些老艺人都是他拍戏认识的,比某些当红鲜肉之类的靠谱得多,只听他们说话穆衡便能感觉出来。

学习是日积月累的过程,但只要积累得足够多,总有一天就能爆发出来,让所有人感到震惊。

除此之外,穆衡当然也听赵戈提起过那个有些奇怪的男孩,因为是通过赵戈转述,他并没有见过人,所以穆衡当时也就没有放在心上。让他没想到的是,他某天在别墅的时候竟然收到了一封信。

是一封手写的信。

内容也非常奇怪,对方先是问候了他跟赵戈,然后又问

_分节阅读_40

他们过得怎么样,有没有特别思念的人,如果他们能有机会见到心里最最最思念的人,会有什么话说。

穆衡看的莫名其妙,想不通到底是送错地方了,还是在故意闹着玩,便没有把这封信放在心上。

这之后他跟赵戈总能时不时受到点骚扰,无伤大雅但就是会给人……糟糕的感觉。

比如他跟赵戈就收到过对方寄来的明信片,留言的地方被对方写下了大大的四个字:我生气了!

字体是特别加粗的,还用红色的笔写着,乍一看还以为是什么诅咒信。穆衡当时恰好没事,就跟赵戈好好研究了一下,但信封上面没有写地址,联系人、电话号码的什么都没有,他们研究这封信的时候恰好是晚上,气氛特别好,因此研究着研究着,两人就直接研究到床上去了,第二天起床也没人再记起这件事。

这之后他们就跟真的被人盯上似的,开始隔三差五就收到明信片,没什么能够仔细分析的内容,更多时候上面都是直接写着:

“我很生气!”

“我给你们五天澳门银河APP!”

“只有四天了。”

“混蛋混蛋混蛋!”

“……”

穆衡将所有的明信片摆在茶几上,问就在旁边的赵戈,“要不查一下到底是谁?想干嘛?”

“查的话并不难,但也没什么必要,”赵戈将手里剥好的瓜子喂到穆衡嘴里,漫不经心地,“看内容更像是恶作剧,应该没什么恶意,我其实对他自己出来更有兴趣。”

穆衡看也不看一眼就把瓜子吃进了嘴里,盯着明信片上的内容看得有些入神,“你不觉得这种语气有些熟悉吗?”

“熟悉?”

“有些像珣儿,他气坏了的时候就会这样。”

赵戈澳门银河博彩官方网址穆衡,眼底流露出一丝疑惑。

穆衡低头笑了一下,有点苦涩地说:“你对他太严肃了,或许很难见到珣儿的这一面吧。”

赵戈“嗯”了一声,他并不是不想念穆珣,只是很多情感都压在心头,一澳门银河APP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出来。

就这样,他们拖着拖着就把澳门银河APP拖到了五天之后。

谁也没太惦记这件事,只以为是有人在恶作剧,只要没有恶意也就懒得理会,没想到在第六天,他们又收到了一封明信片,里面这样写着:

你们罪无可恕!

从写信人的下笔力道来看,对方肯定是在恼羞成怒的状态下写的,一笔一划咬牙切齿恨不得直接划在他们身上。而在这封信上,竟跟以往不同,破天荒地附带了一个有些模糊的地址。

穆衡跟赵戈面面相觑,意识到这回恐怕不能再采取无视态度了。无论对方是谁,有什么目的,他们都得去会会了。

☆、第45章 :番外

赵戈发现穆衡的时候,他被水冲到了岸边,水是流动的,但那人身边仍然能看见鲜红的水流,盔甲内的衣衫早就被鲜血染红。穆衡身体随着水飘来荡去,看起来仿佛已经没有任何生命迹象。

他双手抓住穆衡手臂,将人从水里拖了出来,距离很近,因此赵戈能清楚看见对方身上的伤痕,很多恐怖凶残的刀伤,被水泡的肿胀发白,当时赵戈猜测他应该是这个朝代的士兵,就是不知道在军队里是个什么官职的。

赵戈对他进行了急救,好在这人还有一口气,在赵戈给他做胸外按压以及人工呼吸之后,就慢慢地有了点意识,他当时微微睁开眼看了赵戈一眼,似乎下意识地想要自卫,但因为身体实在太虚弱,手没能抬起来就再次晕了过去。

赵戈低头澳门银河博彩官方网址这人,将他脸上的头发都撩开,露出那张干净俊朗的脸,因为失血过多,他脸色有些发白,脸部轮廓棱角分明,是那种很符合现代以及古代审美标准的脸,只可惜现在这张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否则笑起来一定会非常好看。

他鬼使神差就把人给救了下来,将那身显眼的盔甲扔入水中,再脱了件外衣披在对方身上,就这么背着穆衡回了穿越后,这具身体的家中。

只是赵戈没有想到,他救的人竟然失去了记忆,这让赵戈原本的很多计划都忽然间没了作用。在跟穆衡交谈过后,他短暂地考虑了一下,是不是该继续留下这个人。

赵戈来到这个世界的澳门银河APP并不长,带着一个失忆的人显然会是个累赘。

但他很快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他救的人出乎意料地听话,他很信任赵戈,不管赵戈让他做什么都乖乖听话,这样相处了几天,赵戈觉得他有点舍不得了,他的确需要一个人陪伴,即使那个人并不能给他带来任何的利益。

每次只要对方用那双极其信任依赖的目光注视着自己,仿佛毫无隐瞒将所有一切都交付出来,赵戈就很难拒绝。他喜欢看穆衡笑,这是轻易就能得到却又无比珍贵的东西。

于是赵戈给他救的这个人取了个名字,随他的姓,单字溪。

赵戈在现代就没做过饭,到了古代,起初连什么是用来做饭的都分不清,后来好不容易分清了,却还是跟抓瞎似的,压根没弄懂这东西怎么能做出饭来。还是跟着村里的大婶观摩了几天,做出来的饭菜才算勉强能吃了。

但也只限于能吃,赵戈大概是没有做饭的天赋,一碰到锅碗瓢盆就满脑子空白了。

除此之外,他做甜点的手艺却是挺好的,进步的速度也非常快,赵戈最擅长的就是花生酥,这东西看起来复杂,其实不需要什么工艺,他是按照现代方法做的,倒是挺合穆衡的口味。

饭菜难吃点没事,只要有花生酥吃,穆衡就觉得很满足了,这让赵戈觉得养一个人真容易。

他做花生酥的时候穆衡也会在一旁帮忙,用那种特别馋的眼神盯着食材,浑身从内到外都毫不掩饰地表露出自己的期待,有时候也会孩子气地从身后抱住赵戈的腰,偷偷从锅里偷一块出来吃,结果刚抓起来就烫到了手,赵戈拿他没办法,只得停下手里的事,抓着穆衡的手带着对方去擦药。

擦药的时候,穆衡大概是意识到了不对,耷拉着头,神情怏怏无精打采地,偶尔偷偷抬头瞄一眼赵戈,但凡赵戈有抬头的迹象,他便飞快的低下头,摆出一副既可怜又无辜的样子。

不过赵戈没打算就这么随便放过他,他故意做出一副生气的表情,沉着脸不说话。

穆衡便不断地偷偷注视他,后面见赵戈没反应,大概也急了起来,开始故意做出些动作来吸引赵戈注意,还用手指尖捏着赵戈袖子讨好似的轻轻摇晃着。

“我不偷吃了。”他澳门银河唯一官网跟后来并没有多大区别,只是语气变化了,所以让这几个字带着明显的撒娇讨好意味。

赵戈涂好药便起身往厨房走,没对穆衡的话做出什么反应。

穆衡怔在原地的样子看起来委委屈屈地,他亮晶晶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赵戈的背影,又低头看了看烫伤的手指,然后跟在赵戈后面也进了厨房。

这回他总算学乖了,没再从锅里偷吃,但赵戈看起来还有点生气,所以穆衡仍然在不断尝试做讨好对方的工作,比如从赵戈左手边走到他的右手边,期间亲昵地在赵戈身上蹭两下。

穆衡蹭人的时候完全是那种撒娇的姿势,他用头去蹭赵戈肩膀或者脖子,柔软的长发弄得赵戈有些痒,在穆衡使劲浑身解数讨好之后,总算暂时把那件事放下了。

但拉着穆衡给他上一堂安全课在所难免,赵戈心疼的当然不是花生酥,他之所以生气是因为穆衡的鲁莽行为,明明之前已经提醒过了,却还是做出这样危险的事情来。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