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怀了皇后的包子

作者:一叶菩提   第20篇

沈萧潇话没来

_分节阅读_16

得及过脑子便说了出来,“哟,没想到大哥你这么生猛,够男人,大嫂我现在不担心你以后的性福了。”

他特意着重强调了‘性’字,边说还边笑了起来。

穆衡低头看了一眼,随即快速将睡袍裹得严严实实,刚缓和下来的脸色再次阴沉难看起来。

沈萧潇恍若未觉,粗神经地说:“大嫂你别这么盯着我啊,我们谁跟谁啊,你就算在我面前裸-奔,我也绝对不动大哥的人。”

他话音刚落,便被赵戈抡着书砸在了脸上,位置很不凑巧,刚好砸到鼻梁,沈萧潇痛得捂住鼻子,感觉手心湿漉漉的,低头便看见鼻孔血流如水。

他猛地跳了起来,仰起头惊慌叫道:“妈呀,流血了——啊啊啊,赶紧想办法啊你们!”

赵戈冷冷吐出两个字,“活该!”

随即起身走到穆衡面前,揽着他肩膀往楼上走,“去换件衣服。”

“……嗯。”

sk公司的建筑很有特色,外壁剔透的玻璃幕墙呈菱形状,大厦外形犹如一柄利剑,气势冷冽摄人。

汽车刚在sk大厦前停下来,便被闻讯而来的记者围了个水泄不通,无数摄像机对准穆衡的脸,刺眼的闪光灯噼里啪啦一阵乱响。

保镖用蛮力将堵住的车门推开,给穆衡强行开辟了一条通往sk的路径,随行的还有位赫赫有名的律师。

穆衡一身笔挺西装,熨烫贴服、面料挺括,一看便价值不菲,他表情沉稳冷静,步伐很稳,浑身透着俊朗帅气的迷人风度。

记者语速极快地抢占提问机会。

“关于经纪人排挤及遇袭事件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警方通报说陈跟齐目前已逃狱,你是否会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

“…………”

“为什么带律师来sk,你是否有跟sk解约的意向?”

穆衡顿了顿,极短暂地回答了这个问题,“我并不会跟sk解约。”

他说完人已进入了sk内部,保镖守在门口堵住了汹涌的记者,只留两人跟在穆衡和律师身旁进入电梯。

穆衡在六楼见到了sk的执行总裁,他主动到门外迎接,并让助理泡来珍藏已久的普洱茶。

执行总裁名为李唐,年约四十,外表温文儒雅,看起来特别宽厚有亲和力,他远远便朝穆衡伸出手,亲切笑道:“穆衡,你好,你刚进公司时我们见过一面,请进,随便坐,不必拘谨。”

穆衡是会品茶的,因此知道李唐没敷衍他,这泡来的的确是好茶,但穆衡知道,越是这样深藏不露的人越是老奸巨猾,因为你很难看透他心底在想些什么。

李唐此时也有同样的疑惑,因为他发现自己同样看不透穆衡,这个年轻人很会掩饰情绪,跟他原先设想的截然不同。

他意识到自己低估了穆衡。

李唐坐在旁边的沙发,两人打太极似的交谈了两句,谁也没能套出对方的想法。

sk方面的律师协同人事很快到齐,正式拉开合同条款变更的战役,这次sk方面势必做出些退让,穆衡的目的则是为自己争取尽可能多的利益。

变更合同条款需要双方同意,李唐当然可以拒绝穆衡,但有赵家掺合其中,李唐便不得不重新权衡利弊,何况赵戈还就这件事亲自打了电话过来,这使李唐对待这件事变得更加谨慎。

穆衡带的律师是赵戈找来的,这人果然名不虚传,他看到合同便极快地切入了要害,挑出其中对穆衡可能不利的各种条款,sk的律师明显辩不过他,好几次都噎住词穷,导致李唐不得不做出更多的退让。

李唐感叹道:“陈律师不愧是律师界的标榜人物,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重点。”

穆衡不露破绽地笑道:“我对这些不太懂,觉得他们都很厉害。”

“有陈律师坐镇,穆衡你可就赚大了。”

“哪里,我也是sk的一员,我将来的荣誉也将属于sk。”

有关合同条款的协议持续到下午两点,双方就其中几点条款提出了不同意见,这些是需要双方再次商讨才能达成一致意见的,可以说,在陈律师巧舌如簧的争取下,穆衡现有的合同协议是sk有史以来做出的最大退让。

这些条款甚至跟那些影帝巨星签订的协议没有太大的实质性区别!

因此当会议结束,陈律师有些遗憾地抱怨,其实还能争取更多时,所有出席会议的律师、部门主管脸都瞬间黑了下来。

实在太贪得无厌了,你们怎么不去抢呢!

李唐还是那副乐呵呵的样子,“我也不精通法律,这些就交给他们吧,你说得对,你的利益跟sk是一体的,其实你经纪人的事,我本来该直接跟你致歉的,这也是公司疏忽了,给你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穆衡听不出情绪地道:“我有惊无险,陈安怡也得到应有的惩罚,这件事就过去了,不必再提。”

“以后还是要多注意安全,陈安怡跟齐渐棠不是逃狱了吗,警方虽然在悬赏通缉,但就怕他们私底下报复。”

穆衡笑了一下,没做任何的解释,因为他很清楚,陈跟齐的危险已经彻底消除,他们永远不可能再出现了。

李唐用笑缓解了下气氛,此时会议室只剩下他们两人,走到会议室门口时,李唐突然提道:“我差点忘了,公司给你重新安排了位经纪人,她就在sk,你要见见她吗?”

为了表示诚意,sk特地给穆衡安排了独立的工作室,并配备了专门的公关团队及策划,这显然是个好征兆,预示着sk将开始全力为穆衡造势,借助从明到暗的各种操作手段让穆衡迅速蹿红。

只要舍得投入,这对sk来说并不是件难事。

穆衡在工作室见到了他的新经纪人,是个特别漂亮的女人,身材高挑,肤色白皙,笑起来脸颊有酒窝,外表看起来特别温柔优雅。

她正低头做计划表,听见推门声抬头看向穆衡,随即有些惊喜地站起身,主动朝穆衡伸出手。

笑道:“穆哥,你好,我是你的新经纪人,希望以后能合作愉快,对了,我叫窦茜,你可以叫我茜茜。”

☆、第20章 :进组

穆衡点点头,轻轻碰了下窦茜有些冰凉的手,“你好。”

窦茜怪异地收回手,又笑道:“我带你去参观下吧,顺便认认人,以后大家就是一个团队了。”

工作室刚腾出来,但已有了一定的规模,内部摆放几张办公桌,墙壁挂着‘天道酬勤’四个龙飞凤舞、洋洋洒洒的字,入门往右拐,推开玻璃门便是穆衡的私人办公室。

看起来非常简洁,一张实木办公桌,一张宽大舒适的皮椅,对面摆放着沙发、茶几,窗帘是极素雅的浅绿色,墙角还摆放了青翠欲滴的盆栽,枝桠经过修剪,呈现出整齐好看的外观。

窦茜拉开窗帘,让阳光更好的进入房间。

“这些是我布置的,你觉得怎么样?“

“挺好。”

窦茜笑起来给人很舒服的感觉,“我不太了解你的喜好,所以很多东西还没准备,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按你的想法做吧。”

窦茜给穆衡留下的印象很好,他几乎没挑出半点瑕疵,无论是窦茜给他的行程安排,还是接下来的发展重心,所有介绍看起来都无可挑剔。

《权术》开机,穆衡进组当天便遭到剧组全体冷落,一方面是不服穆衡,另一方面则是陈跟齐的下场震慑到了他们,导致这些人既心怀不满,又不敢轻易招惹穆衡。

只能选择避而远之。

穆衡不是个健谈的人,也没必须屈尊降贵讨好他人,因此除拍戏外,他很少跟人交谈,更别提有什么亲近之人。

除了周牧海特立独行,就喜欢往穆衡身边凑,按他的说法,是觉得穆衡挺有意思。

穆衡对此不置可否,周牧海不是第一次说这种话,但他实在找不到自己哪有意思了。

穆衡骨子里是高傲的,即使知道当今天下人人平等、不分尊卑,他仍然做不到奉承讨好别人,即使讨好那些对象能为他带来利益。

周牧海讲戏的时候,还特地跟穆衡提起这件事,“我戏讲得再详细,也不如你们私底下对几次戏,熟能生巧嘛,他们对你没那么大敌意,说实在的你看起来特别不好相处。”

都说相由心生,这身体在原身控制时显得软弱可欺,但在穆衡控制之下,便会给人带来一种压迫感。

那种感觉很难形容,大概就是差生在街上碰到老师,又或者迟到时候恰好碰到了老总。

这些话穆衡听便听了,第二日照样我行我素,别人不搭理他,他也懒得去搭理别人,好在他天赋极高,又是做过皇帝的,不难理解剧本描述的行为举止,ng次数竟然出人意料的少。

这也是剧组其他演员百思不得其解的。

他们原以为能看到穆衡ng出丑,没想到从第一场戏开始,穆衡就匪夷所思地开始超常发挥,甚至险些压过了另一位二线艺人的风头。

这位二线艺人叫严桥,饰演的是六皇子的贴身侍卫,表面对六皇子忠心耿耿,实则是二皇子派来的卧底,专门偷偷传递消息。

严桥很不满穆衡,在他看来穆衡不过是个没演技、没人气的花瓶,连他都不如,凭什么可以演权术的男一号,这他妈是典型的潜规则,没准穆衡就是陪导演睡觉得到的角色。

这样一想,严桥便越发地看不起穆衡。

可他没想到穆衡竟然能够单凭演技将他压制住。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