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酷刑

作者:小周123   第18篇

_分节阅读_10

自站在寒风中,脑子里嗡嗡作响,眼前一时是乔妃笑盈盈的脸,一时又是她初进宫时那红的让人血脉偾张的嫁衣。他漫无目的的乱走了几步,心头一团郁火,烧得实在难受,终于还是走到了那间偏殿前。

东袖见他进来,忙收了手中针线,拜了一拜,道:“人已睡下了,今天不知怎么的,倦得厉害,要不要唤他起来?”

朱炎明道:“不必了。”

内屋里是新换的烛火,灯花压得极低,偶尔一滴蜡油血水似的滴落下来。朱炎明用手指把灯蕊捻灭了,黑暗中只见一个人影蜷缩在床上,乌压压的一团,看不出个端倪。朱炎明步步逼近过去,忽然一手摁住了他的后颈,他细细的呜咽一声,整个人都陷入了绵软的被褥里,朱炎明摁着他,他喘不过气来,溺水的人一样划动着四肢。

屋里一片漆黑,只见两个缠斗中的人影,粗重的喘息,野兽一般的,绝望,愤怒,无法言喻的恹恨。他用膝盖顶住他的脊背,坚硬的硕大的xing器,他感到他的身体瞬间就被撕裂了,难以忍受的疼痛,那粗大的刑具仍在不知节制的顶入顶入,他痛得脸色煞白,绝望的想抓住些什么,什么都没有,只有疼痛,永无休止,所有挣扎和无助都被那华丽的冷酷的丝绸湮灭了,他难以忍受却又无从逃避,痛苦仿佛是与生俱来,身体中的一部分,他不明白为什么,两眼木然的望着前方,前方却只有阴暗的墙壁。

不到四更天朱炎明便起身走了。天微微一亮,东袖依例进屋去收拾,却见小周偎在角落里,半露的后颈上鲜红的一条血印子。东袖有些吃惊,低低的唤了他一声,他也不应。东袖走过去,轻触了触他的额角,顿时愕然的缩回了手,烧得这么厉害,人怕已是糊涂了,难怪一点声息都没有,脸上难得有了血色,却是病态的狰狞的嫣红。东袖知道这是极凶险的兆头,便等着皇上过来,一直到下午,却也没见到朱炎明的人影。

东袖打了一盆水,细细的给小周擦了擦脸和手脚,只觉得他脸上一片灼烧似的热,手却凉的糁人。东袖忧心忡忡的坐在床边看了他一会儿,又喂了他一些姜汤水,全没什么成效。

东袖心里越发的慌了,站在门口张望了许久,遥遥望见御书房里的小太监招喜从殿前路过,一手拎了裙子,急急忙忙的迎了上去。

东袖在宫里呆得久了,那小太监也认得她,笑了一声道:“哟,这不是东袖姐姐?”

东袖抓了他的手道:“敢问公公见着皇上了么?”

“皇上就在御书房呢,怎么,姐姐有事?”

东袖急道:“烦劳公公禀报皇上一声,严大人病得厉害,怕是有性命之忧,请皇上准请御医。”

招喜知道这位严大人这些日子极皇上宠爱,这也不算件小事,便转回了身向御书房走去。

东袖左等右盼将近半个时辰,招喜这才姗姗的露了面,神色却与方才大不相同,皮笑肉不笑的咧了咧嘴道:“我说招袖姐姐,这么点小事也要让我跑一趟,害我挨了皇上的骂。”

东袖心头一惊:“皇上说什么。”

“说什么?”招喜冷笑了一声:“皇上口喻——”

东袖急忙跪下来,听招喜尖声细气的道:“能害人,总归是死不了,多会儿死了,再来告诉朕。”

东袖大吃一惊:“皇上当真是这么说的?”

招喜沉了脸道:“这等事也胡乱编得么?”

“可是皇上他对严大人……”

“东袖姐姐。”招喜拖长了澳门银河唯一官网道,“你在宫里也呆了这么多年了,难不成还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么?皇上喜欢的时候,是怎么样都好,若是厌了,那也就莫到眼前去讨嫌了。”

东袖颤声道:“可是……严大人他当真病得狠……”

“皇上不是说了,等人死了,便去禀报一声,说不定,皇上开恩,还能赏一口薄皮棺材呢。”

东袖心里一阵刺痛,跌跌撞撞的摸回了宫里,见小周脸上没了方才火烧似的艳红,自额角透出了几分灰败来。东袖又怜又痛,轻轻的把他搂在怀里,他整个身子都在抖,齿关间咯咯作响,东袖把剩下的姜汤水喂他喝了一些,他仍是不住的喊冷。东袖呆呆坐了一会儿,想起招喜的话,又想人说帝王恩情总无常,却真正是有道理的,以前觉得小周性子太冷,任皇上怎么哄也不开心,如今一看,一直不开心,也比空欢喜一场来的干净!

东袖呆呆的思忖着,一手解开了领子上的盘扣,略一狠心,把衣服都脱了下来,赤着身子钻进了被窝里。小周觉得身边暖和,一直往她怀里钻。东袖长到二十多岁,从未碰过男人,却也不起什么杂念,两个人相互依偎着,到了半夜,东袖一摸小周的头,热度竟下去了一些,心里顿时欣喜若狂。

然而转天上午,却又烧厉害,人却已是明白了些,总没有昨晚那么凶险了。

这样反反复复时好时坏,拖了足足半个多月,小周本来人就单薄,这一下更瘦得不像话。东袖便笑他是真正的手无缚鸡之力了,小周也只是淡淡一笑。

宫里的人眼是极尖利的。东袖怕小周身子虚弱,便托御膳房做些补养的食物来,那大厨笑着看了她道:“我说东袖,你也不是不懂规矩的人,这御膳房的一滴水一根菜,那都是内务府里有记案的,我们小小一名厨子,擅自动得么?”

东袖笑道:“大叔,我怎不知道你的难处,这点东西不成敬意,你只澳门银河博彩官方网址张罗些能入口的就是了。”

那厨子把碎银捏在手里掂了一掂,微微一笑,又掖回了东袖手里:“你不要难为我,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人人若像你这般行事,我们御膳房的日子也就不要过了。”

东袖拿着银子气得哆嗦,知道他是嫌少,可宫里的月银不过几两,小周又是个全不知道柴米油盐的人,哪里来的多余的东西填塞他。

呆呆站了一会儿,那厨子也不再理她,她心里凉透,人情世故见得多了,却也没有这样狗眼看人低的。宫里的妃子荣辱富贵,全凭皇上一时喜怒,谁不给谁留着三分颜面。

那厨子见她还不走,笑着拍了拍她道:“东袖啊,你是个好心人,我也劝你一句,你那主子靠不得,皇上一时新鲜也倒罢了,等这阵子热劲烧过去,你倒见过哪朝哪代的男妃得过好下场,况他又不是,连个名份都没有,趁早央了大总管调人了事,莫要在他那一棵树上吊死。”

东袖缄魔了半晌道:“他人极好的,皇上总归舍不下他,你们这样子做践他,待他有朝一日得了势……”

那厨子大笑:“东袖,你这孩子忒是天真了……”

东袖听不下去,转身便出了门。她也是个明白人,如何能不知道小周的处境,只是一念及他淡定闲雅、宠辱不惊的神情,钦佩之余,也有几分爱怜的意思在里头。东袖在心里打定了主意,不管旁人怎么聒噪,只一味的守着他护着他就是了。

从御花园路过的时候,见一群人围在荷花池边,吱吱歪歪的不知在吵吵些什么,东袖有些好奇,凑过去踮了脚尖一看,顿时就觉得一阵作呕,暗暗叫了一声晦气,大清早的看到这种东西。

那旁边的宫人压低了澳门银河唯一官网道:“是乔妃吧,没了这些日子了……”

有人轻笑了一声道:“这倒好,每日里还做着那当皇后的梦呢,索性到阴曹地府里当阎王奶奶吧……”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