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神树降临

作者:   第22篇

“呃……”猿飞无话可说,以他眼光自然能够看出木叶六式的真实威力,如果不是因为绳树年龄太小,身体强度与体力跟不上高强度做战的消耗,光靠瞬步不断地突袭攻击就能打败松下。

自来也听闻纲手之言大声叫道:“开什么玩笑?纲手的怪力已经够夸张了!只要被打中一拳就基本死定了,如跟那种瞬身体术配合,再加上飞行能力,岂不是天上地下无处可逃?”

大蛇丸带着邪异的笑容补充道:“还不只呢,如果再加上那种可以弹开手里剑攻击的防御体术,防卸上的弱点也弥补了。我想另外三式一定有攻击手段,木叶六式还真完美的体术呢。纲手,你的弟弟具有远超常人的才能啊!”

“那是当然的!”纲手听闻大蛇丸之言一脸骄傲。

现在的大蛇丸只有十三岁虽然由于父母的死亡他已经走上了追或永生的道路,但是他远没有三战之时拿村子的同伴做人体实验的疯狂。他也只是给自己进行了蛇类细胞改造,连封印之书上的禁术都没有开始学习。说到底他现在也只是一个实力稍强的上忍,如果不是三代弟子的身份加上千手一族的关系,他与普通上忍没什么区别。

不具备强大的实力与地位他的野心也尚未膨胀到疯狂的地步!所以虽然他对绳树的力量充满了渴望与贪婪,却没有一丁点对他出手的想法!

不说三代与木叶高层对绳树的重视,就他那个弟控姐姐纲手都不是现在的他能应付的,而且绳树现在实力也不弱还有木遁作为底牌,他也没有万全的把握能够击败。

以大蛇丸的智慧,他已经熄了强行夺取绳树力量的想法,正在考虑通过交易与合作的方式来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以绳树的才能与地位完全有资格跟他平起平坐,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绳树外在形象表现得非常阳光与完美,但是大蛇丸总觉得他和自己一样拥有一颗贪婪的野心!

这一定是个很好的合作对象,尚未经历过团藏出卖的少年大蛇丸这样认为。

不过以他现在的实力没有什么能够打动绳树的成果,所以他不能提前露出破绽,打算继续蛰伏观察,等时机成熟之后对绳树做出试探。

“呵呵呵……还真是令人羡慕呢,纲手!”大蛇丸若有所指地笑道。

“哼!绳树应该是我的弟子才对,居然被猿飞老师抢去!真是个狡猾的老头子!”自来也在一旁大声抱怨引起了众高层的注目。

猿飞日斩的额头皱出了一个井字,举手在自来也的头上狠狠劈下。

自来也疼得蹲在地上抱头大叫:“老头子!你干什么啊?”

“给我闭嘴自来也!”猿飞怒喝出声:“再过几年之后你都不一定是绳树的对手,有什么资格收他为徒?给我滚去修练!一点也不知道尊师重道的混蛋!”

“火影大人,自来也又惹您生气了?不过不要总是打他的头嘛,会越打越傻的。”绳树这时已经走近众人笑眯眯地说道。

三代面对绳树立马换了一副和蔼的表情,没办法不和蔼啊,这小鬼太腹黑了,“绳树恭喜你成为一名独挡一面的忍者,明天就要在指导上忍的带领下开始忍者生涯了,你准备好吗?”

第25章团藏的问题

“放心吧三代,我一定会成为优秀的忍者守护好村子与同伴的,这可是我的忍道!”

“是这样吗?不愧是初代的子孙呢,果然继承了火之意志!”猿飞笑着表示肯定同时转头对身旁的人说道:“诸位这就是我新收的小弟子千手绳树,我想大家都应该听说过他的名字,虽然由于某些原因没有正式拜师召告天下,但是师徒关系已经定下。”为了保护绳树不过早引起他国的注意,所以现在三代不能正式公开收他为徒,但是他要在高层的见证下定下名份,对绳树与他来说都有好处。

绳树风度翩翩地行礼道:“千手绳树见过各位长辈。”

“真是个有礼貌的孩子!”

“还是个天才呢!”

……

众位木叶高层要么含笑点头打招呼,要么直接出言赞赏,都在表达自己的善意。

“绳树,你认为应该如何守护村子与同伴?是消灭敌人还是被动防御?”志村团藏盯着绳树直接问道。

听到他的问题所有人都安静下来想知道绳树的如何回答。

绳树沉吟片刻后,认真地说到,“我认为应该……穷则独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

“哦?有意思的说法,具体又如何?”

“比如说现在的木叶在整个忍界的力量不占绝对优势所以最主要的任务便是守护好村子与火之国,逐渐加强自身的力量!这就是穷则独善其身。”

“那如果木叶的力量足够强大,冠绝忍界之后又该如何呢?”

“那就是达则兼济天下,木叶应该担负起第一忍村的责任,像初代火影一样用强大的力量维护世界的和平!”

“那又如何维护呢?要知道初代去世之后,忍界又再次陷入战乱之中!”团藏皱眉问道。

“如果可能的话应该协助火之国大名一统各国,这样一来虽然会有牺牲,但是更有可能获得长久的和平,相信在绝对力量统治下可以避免战乱的发生!”

听到绳树的回答,三代忍不住问道:“绳树,你认为在有了足够力量之后木叶应该挑起战争吗!要知道战争可不是儿戏一但开战就很难在停下来,就算是初代与二代也不能击败各大国的联合军队,这样很可能将世界拖入深渊之中!”

绳树摇头道:“猿飞老师你误会了,我可没说要靠发动战争来统一各国!”

“除了战争之外还什么手段能够一统忍界?”三代与团藏异口同声地问道,不愧是互相的“基伴”啊。

绳树胸有成竹地笑道:“国与国之间的争斗旷日持久,绝非一朝一昔之事。除了忍军的以外,经济,外交都是不可忽略的重要因素,有时这两点甚至比忍军更为重要!”

众高层都是久掌政务自然明白这个道理,皆是点头同意。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