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之神树降临

作者:   第16篇

随着众人的议论,绳树得到提示到自己的声望与愿力正在一点一点地增长,没想到这么快就达到了目的,看来以后得好好“感谢”宇智波富岳。

这时站在一旁的日向日足走近绳树伸出手道:“你好,千手一族的少族长千手绳树,我是日向一族的宗家继承人日向日足,这是我的弟弟日向日差。”

绳树与他握了握手,发现他的手因为修炼的缘故有些死皮,便趁机手取了一些皮屑。

“你好,日足,请问有何指教?”绳树微笑问道。

“只是想要认识一下家中长辈口中的天才而已。知道吗?你一岁就成功提取查克拉,并开始修练的事在几个月前就已经传开了!我想富岳之所以态度恶劣大概是因为你给他的压力太大了。”

“那还真是对不起了。”绳树一边应付日足一边暗想:“几个月前吗?看来是木遁传开之后各高层主动造势吗?难怪最近声望一直在涨。”

第18章分班嘴遁

为绳树披上一层天才的光环,也是一种高明的掩饰,以他的身份怎么可能不引起各方关注,与其反常地雪藏起来引起敌国的怀疑与探查,不如主动暴露他的部分天赋分散敌人的视线,好将真正的密秘——木遁隐藏。不得不说木叶这一手玩得非常漂亮,深谙虚实之道。

这样也非常符合绳树的意愿,既可以获得声望又保住了秘密,他当然举双手赞成。

日向日足听出了绳树的不以为意,继续说道:“请少族长不要误会,在下并没有任向责怪的意思。少族长这样的天赋与努力值得敬佩与称赞,并不是所有人都如同宇智波一般争强好胜。”

听闻日足的回答,绳树推测日向一族在得知他拥有木遁之后,已经改变了中立策略提前倒向火影也就是千手一系!虽然没有明确向日足说明木遁之事,但是一定有授意他和自己打好关系,所以他才会刻意接近自己并提前两年入学。

而宇智波一族虽然不一定完全屈服并放弃对木叶政权的野心,但是也一定对富岳有过相同的嘱咐,不过出于自尊与要强的性格,富岳并没有遵从,而是叛逆地进行了挑衅,他刚才诋毁千手一族的那番话一定会迅速传开,只是这样做非但不能打击千手一族的声望,反而会促使以血脉为联系的火影一系忍者,包含各小家族与大量平民忍者,围绕千手一族身边团结一心相互扶持,而宇智波则成为了被敌视与防备的对相,被完全孤立起来。

木叶只有一个部门是由一族完全把持,那就是由宇智波一族组成的木叶警备队!

一族完全掌控一个部分听上去权力很大,其实不然!警备队是负责木叶治安的部门,俗称警察,除了看大门,巡逻保护村内平民的安全之外,基本无事可做。木叶作为第一大忍村处于火之国中心腹地,机乎不可能被敌国突入直接袭击,所以警备队很难得到功勋,也就没有了上升途径!

警备队就那么多编制一个萝卜一个坑,而宇智波一族大多数人在毕业以后就直接加入警备队,所以上忍名额不能增加。要知道想要成为上忍不紧要有实力还需要完成一定数量的任务作为资历。而上忍是忍村的中坚力量,有较高的权力,是成为高层的先决条件。

由于宇智波一族绝大多数族人毕业以后都无法正常组成小队由上忍带队完成任务,所以不仅缺乏历练实力增长缓慢而且无法获得上忍职位,更无法角逐更多的高层之位。更重要的是他们无法彻底融入村子与其他忍者建立关系!也不能够通过任务获得更多钱财发展家族的实力,要知道忍者的主要钱财来源是通过各级任务获得,警备队是拿的村里下拨的死工资,两者不能相比。

而毕业以后没有加入警备队的宇智波族人很容易被家族猜疑甚至排斥,比如说带土,与宇智波镜一脉相承的止水,还有鼬,这些人都与家族有矛盾。

所以说二代火影用警备队这一个部门给宇智波一族挖了一个大坑,先把他们孤立起来,然后如温水煮青蛙一样慢慢削弱分化,最后宇智波一族发现了问题也没有力量蹦跶了。所以从一开始他们的命运就已经注定,要彻底融入要么就灭族消失。二代火影不愧是忍界中智慧最高的存在……

转瞬之间绳树就将一切想通然后对日足笑道:“过奖了,为了守护村子与大家就必须更加努力!只要抱着这种信念你也能够做到!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日足与日差现在才4岁,虽然受到了家族的教育,但还是比较单纯,非常好忽悠,在中了嘴遁之后又为绳树献上了一笔愿力,同时对他产生了认同,“守护的信念吗?与分家的宗旨一样呢!真是个了不起的人。”

成功发展了两名小弟之后绳树心情大好地说道:“我们进去吧,报名要开始了。”

今天是绳树第一天入学,三代自然比较关注,拥望镜之术将他方才的表现都看在眼里,“这个小鬼还真是有魅力呢,不过开起玩笑来也很气人就是了。”

看到宇智波富岳被绳树弄得灰头脸的一幕,他不禁想起自己7个月前的狼狈样子,决定以后少招惹这个小弟子,他还准备多活几年呢。

不过对于绳树所说的信念越发欣赏与认同,他一直都觉得奇怪,一个两岁的小孩为何有这么坚定的毅力能够对自己进行如此严格的训练,原来是以信念为支撑,这也更进一步证明了他的火之意志是多么的强烈,不愧是初代与二代的孙子!

不得不说猿飞日斩是想多了,绳树只不过是习惯性地放嘴遁赚取愿力罢了。至于努力修练更多的是出自对力量的追求与对死亡的恐惧。

报名之后,入学新生的班级很快就分好了,绳树不出意料地被分到了精英班,不过虽然号称精英班,绳树叫得出名字的只有宇智波富岳与日足,日差三人而已,其他人都是没有在原著中留下名字的龙套。

值得一提的是现在三大家族的人口还处于顶峰,所以也有几个和绳树他们一起入学的族人,他们各自围绕在自家少族长的身边组成了三个小圈子。

忍校的老师都是中忍,这些人可能实力不怎么样,但是都特别擅长理论知识,而且比较有耐心。

进入教室之后,按照惯例进入了自我介绍环节,都是些五六岁的小鬼除了幼稚与装酷之外也没什么了。唯一引起他注意的是一个和雏田长得很像的日向一族的小女孩叫做日向雪奈,不过她说自己已经六岁,想来应该不是日足的妻子,可能是雏田的姨妈?

因为年龄最小所以绳树是最后一个上台的,他“高大”的身材引起同学的注意,“大家好,我乃初代火影之孙千手绳树,梦想是成为火影,替爷爷守护好村子!最喜欢火之意志,最讨厌阴谋诡计!”

第19章上学与考核

绳树现在已经是个完美的政客了,竟然当着这么多小孩,在他们纯结的目光下,面不改色地说谎。不仅没有丝毫愧疚,反倒在收获愿力与崇拜之后充满了喜悦。

“虽然不知道说的什么,但是感觉好历害的样子。”这是智商一般的龙套。

“他真只有两岁吗?怎么长得比我还高?”这是个比较聪明的人,一眼就看出重点,不过还是个龙套。

“好帅哦!”“好酷哦!”“好喜欢!”这些是花痴。

“居然公开宣布要成为火影?少族长很有器量呢!”这是千手一族。

“火之意志吗?果然是了不起信念!我也要更加努力才行!”这是被忽悠的日足与日差。

“切!有什么好得意的,真是个爱出风头的小鬼!我怎么可能和这种小鬼做朋友?早晚会给你好看!”这当然是二柱子他爹——大柱子。

自从这天之后,绳树就成为班里的焦点,不过开始上课之后,他就觉得忍校的学习太简单了,所谓的理论,他比老师还清楚,根本就是浪费澳门银河APP。

所以从第二天开始他就多分出一个影分身代替自己去上学,而他自己则是开始练习各属性忍术,并继续体术修练。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