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何以成受》

作者:清水浅浅   第74篇

石柱的最下方有着大大的拱形的空洞,四面各一个,让石柱的底端空出了一个大大的空间,那个空间的最中间,摆放着一张椅子,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的,只是椅子之上什么都没有,就连雕花也只是一些看不出种类的花纹,有些类似于走廊之上的那些纹理,似带着莫名的魔力,阴寒森冷。

椅子的正后方是一个山洞一样的地方,山洞之中的石壁上呈现出一种烧红的颜色,而在这些石壁的中间,也真的是有着火焰在燃烧,只是和投射在石壁之上的火红不同,那火焰,是红色之中缠绕着漆黑,一圈圈的,一直延伸在顶端,一朵朵黑色的火焰在跳跃,黑色火焰的中间,凭空漂浮着一颗蛋,通体漆黑的蛋。

……梅林在看见那一颗蛋的时候有一瞬间脸上是完全的木了,他从没有想到那个卜像之上告诉他的属于薇薇安的强大宠物会是一颗蛋,还是一颗黑漆漆的大的需要双手环抱的蛋,太没有美感了,哪里配得上他的薇薇安?

开口

嫌弃的看了一眼那颗蛋,梅林几乎就想这么放弃它然后重新帮薇薇安找宠物了,但是也只是几乎,到最后梅林还是没有放弃那颗蛋,毕竟所谓的占卜术不是那么简单的东西,并不算随便什么事情都可以占卜的,但是能够占卜出来的事情就意味着不可更改,而且卜像中似乎太隐隐透着这宠物对薇薇安的重要性,所以,无论这颗蛋看上去多么的配不上薇薇安他也需要得到他,只是那黑色的火焰……

望着那跳跃着的黑色火焰,梅林凝眉,他曾经看过有关于这种火焰的资料,没有任何的名字,红底黑焰,没有足以灼毁一切的温度,甚至根本就没有热度,因为这种火焰燃烧出的是蚀骨的冰寒,在魔法师之中有传言,这种火焰就是魔法师的最大敌人,因为它的冰寒灼烧的,是魔力。所以,想要取得那颗蛋的话,他必须要以庞大的魔力来喂养,因为短短一瞬,这火焰就可以吸收掉一个高级魔法师的所有魔力。

尽管知道了这种后果,梅林还是没有任何犹豫的伸出手探入了黑火焰之中,才伸进去,梅林就感觉到浑身似被冻僵了一样,血液也在一刹那停止流动,耳边,听见了自己骨骼脆弱的咯吱声。

几乎花费了他所有的力气才抓住了那颗蛋,艰难的用双手把蛋捧住,等到离开那黑火焰时,梅林只觉得浑身像刚从冰川中捞出来一样,冷汗涔涔,覆盖在身体之上,很快的就变成了一层薄薄的冰,冻的他僵硬无比。

就在梅林以为他会成为一名副其实的冰雕时,熟悉的暖流从心口开始慢慢的流窜全身,冰意缓缓的退散,连同冰冷的汗水一起,刚刚还难受的几乎窒息的咽喉此刻已经顺畅,新鲜的空气流入体内,血液也恢复了正常的运作,尤死至生,那种感觉无法言喻,就如同重生一样,望着安静的握住自己的人,长长的睫毛在空气之中刷出了美丽的弧线,莫名的感动骚乱了心跳。

“薇薇安……”微微的垂下眼,梅林收敛了心中的异样,轻声的叫着安静的侧着脸握着自己的孩子,指了指放在了地上的蛋,“这是给你的礼物。”

在梅林以为他的话依旧只会得到如同之前无数次一样的无言时,那个侧着脸的孩子转过了头,一直游离着的目光落在了他的眼中,淡淡的金色流动,璀璨而夺目。

惊喜在一刹那淹没了梅林,尽管薇薇安还是没有开口,但是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薇薇安有表情,哪怕只是短短的一瞬,哪怕很快的薇薇安再次转过了头恢复了平静,但这都是一种进步,不是吗?

喜悦让梅林嘴角的弧度更加的拉大了尺寸,顺着相握的姿势把薇薇安的手牵着放到蛋上,嘴里也慢慢的解释着,“别看这蛋挺难看的,不过卜像表明它很厉害,对薇薇安帮助很大呢,不过还是希望这颗蛋可以孵出漂亮的宠物,这样才配得上薇薇安呢!”

握着那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顺着牵引慢慢的触碰上那颗蛋,却不料才碰上,一股巨大的推力把他狠狠的往后甩去,狼狈的摔落在地,梅林甚至还来不及爬起来就看见异象突起。

“薇薇安——”

惊叫声无法推迟哪怕只是分毫的澳门银河APP,在薇薇安的手指和蛋壳接触的瞬间,漫天的红光从薇薇安的体内流窜而出,银蓝色的发在那火红之中异常的冰冷,衣袍之上,那衣摆领口的红色纹路似响应着那火焰一般开始流动着蔓延开来,薇薇安的整个人都被火焰包围住了,而那颗蛋的蛋壳之上也出现了一条条诡异的火红纹路,就像是流动岩浆一样,快速的灼烧出纵横交错的红纹,妖异而诡谲。

“薇薇安!”

从地上站起来的梅林快速的来到薇薇安的身边,巨大的水咒浇灌而下,却浇不熄哪怕半丝的火苗,伸出的手穿过了火焰,没有滚烫的高温也不带蚀骨的冰冷,就像只是幻想一样,除了可以看见外无法触摸。

就在梅林焦急无措之时,和燃烧时一样,火焰突然就熄灭了下去,火焰中的人在梅林松口气之时,双眼无预兆的缓缓闭合,身体无力的往下倒去。

“薇薇安——”

在薇薇安倒地之前抱住了他下滑的身体,梅林有丝慌乱的查看却没有发现薇薇安有受伤,无奈焦急之际只能先带着人出去,很快的,无人的遗迹再次恢复了死寂,无法发现,那颗本应该在地上的蛋不知道在何时消失了踪影。

绿色的树参天而立,粗大的树干之上留下了岁月划过的痕迹,树皮干裂成一块一块,绿色的青苔在无数的时光之中悄悄的爬满了树干,错综复杂的树干有些拱出了泥土,盘旋成一张张难解的网。

在那青苔覆盖的树根之上,一些不知名的小小花朵迎风绽放,明亮的黄色如漫天星辰。分辨不出种类的菌类也探出了头,一颗颗长的异常的茂盛,在时光的魔术之下,菌类的个子也超常的挺拔,最大的足足有十几米高,伞状的顶部有一颗颗紫红色的斑点,和其间的白色夹杂,星星点点异常的可爱。

青色的草丝攀爬着那灰白色的篱笆,一根根的纠缠如斯,矮矮的两扇木门虚掩着,门后是一条巨石铺成的小路,小路的两端景色和门外相似,到处都是自然的花草,看不出任何人工的斧凿。

慢慢的,青色的草丝中开始出现了灰黄色的草丝,似枯草的颜色,只是那精神奕奕的样子显示着其实它只是颜色本如此而已,渐渐的,高高的草丛缓缓的往下滑去,一些较矮的植物盛放,一丛丛的聚在一起,梅红色的顶端一簇簇的比花朵还妖艳。

两个大大的南瓜蹲在地面,绿色的藤蔓绕着黄色的南瓜盘旋,似两个门童一般守着后方的阶梯,草丛中星星点点荧光闪烁,仔细看去,可以看出有些荧光的形态似小小的精灵,背后的翅膀正缓缓的煽动着,因为整个身体都散发着银色的光芒,使得看上去就像是一团荧光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晰。

阶梯并不长,只有一次拐弯的二层折叠,每一层都只是十阶左右,阶梯的两边爬满了各种植物的藤蔓枝叶,只有阶梯上面,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仿佛专门留着主人的道路。

阳光透过那高高的拱形窗户钻入了屋内,照射的床上躺着的人皱起了眉,扇形的睫毛颤动了一下,缓缓的,如同经过了千年的时光,金眸微睁,和金色的阳光相互辉映,一瞬间流光溢彩,炫目非常,也让一直屏息的注视着床上之人的男子激动的难以自持。

“薇薇安,你终于醒了!”

似乎还有些不太适应,金色双眸再次闭了一下,然后再次的睁开,入眼的,是蹲在床头惊喜的澳门银河博彩官方网址自己的褐发男子,那瘦削的脸上难掩的疲惫和憔悴让金眸微微泛出了疑惑,抿了抿唇,嘴唇上面的湿润显示着男子一直的细心照顾,只是咽喉内,依旧干涩的难受。

看出了薇薇安的难受,梅林连忙倒了一杯水放在床头,小心的扶起薇薇安让他靠在床头,端起水杯仔细的喂着水,直到一杯水见底才收回水杯,“还渴吗?”

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薇薇安只是在做着他一直都做的事情——发愣,只是这次发愣时的目光放在了梅林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疑惑。

“为……为什么?”

………

……

“啪——”

长长的寂静之后是水杯落地的澳门银河唯一官网,梅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小心翼翼的瞅着坐在床上的人,试探性的开口,“薇薇安,刚刚……你说话了?你说了对不对?”

不太理解梅林的惊喜,薇薇安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继续着他的问题,“为什么要……要帮我?”他的身体状况他自己最清楚,本来的伤口愈合了却又出现了新的状况,似乎是

_分节阅读_53

体内的水火元素无法平衡,处于一个岌岌可危的状态之中,只要触发到随意一种,他的灵魂的伤口会再次裂开,甚至,会彻底被撕裂。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