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何以成受》

作者:清水浅浅   第19篇

“小西格的身体软软的,让阿布叔叔抱着很舒服呢!”

西格纳斯更怒,敢情这人是把他当成抱枕这东西了?一开始是逗小动物那般的捉弄,现在又是抱枕,真是欺人太甚了!磨了磨牙,西格纳斯抽起手边的枕头拍向阿布。

“要抱抱别人睡去,我不负责陪睡!”情人这么多不会随便找个去抱啊,干嘛来骚扰他的好眠?

卢修斯的低落

混不在意的把抽到自己脸上的枕头挪开,阿布笑眯眯的一开口就是调戏,“别人哪有小西格好抱啊,阿布叔叔最喜欢抱小西格了!”

“你——”对于脸皮堪比铜墙铁壁的阿布,西格纳斯气的无语了,胸口起起伏伏的,半晌,怒气未消的横了阿布一眼,用力的掰着阿布抱着他的手,“放开,我要起床了!”

这次阿布很听话的放开了手,才放开,就见西格纳斯像是躲避洪水猛兽似的一溜烟窜下了床,就这样赤足踩在地毯上跑向了洗手间,砰的一声,用力的关上了门,阻绝了阿布一直尾随着的戏谑目光。

在洗簌间的门关上之后,阿布的目光才收了回来,脸色那荡漾无比的微笑也逐渐的隐去,视线停留在自己的双手之上,有些呆愣,指尖失去的温度,是夏日烈阳也比不上的滚烫,一直蔓延至心间,烫的让他心在打颤,在失去的那一刹那,他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双手去挽留。

阿布有些疑惑,这样激烈的情绪让他感到陌生,但是也有点点的熟悉,好像自从书房的那次事情后,自己就很喜欢和小西格有肢体上的接触,他喜欢小西格身上传递给他的温度,无论是冰冷还是滚烫,总是让他觉得是如此的适合自己,现如今,这样的感觉似乎更加的强烈了,强烈到让他差点失控,是它的后遗症还是其他……

“咔嚓——”

轻微的开锁声让阿布迅速的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抬起头就看见了已经洗簌完毕的西格纳斯,还沾染着水汽的脸庞严肃的板着,视线没有投向阿布,只是粗声粗气的开口说了一句话。

“还不去洗簌!难道阿布叔叔你喜欢不洗簌就出房门吗?”

“呵呵……,好,阿布叔叔马上就来。”


_分节阅读_14

> 没有错过西格纳斯耳尖上淡淡的绯色,阿布本存着丝丝疑惑的心情瞬间开朗了起来,非常顺从的从床上下来,走向了洗簌间,和西格纳斯擦身而过之时,阿布伸出手,在那理顺的发间蹂躏一番,在西格纳斯爆发前快速闪入洗簌间关上了门,阻隔了西格纳斯的怒气。

今天将会是不错的一天!——无视着魔法镜絮絮叨叨的赞美,阿布一边整理着自己一边开怀的想到。

“咚咚咚……”

“进来。”

敲门声让房间内等待着阿布的西格纳斯开口,在这个庄园,会敲门的也只有马尔福一家了,现在阿布叔叔在这里,那就只剩下安娜婶婶和卢修斯两个可能了,当然,更可能的还是卢修斯。

正如西格纳斯想的一样,敲门的是卢修斯,昨天那些含糊的对话让他无法安心,爸爸的话更是让他揪心,西格纳斯的处境似乎迈入了连爸爸都觉得危险的地步。

“西格纳斯,昨天……”一进门,卢修斯就直奔主题的开口询问,只是被西格纳斯笑眯眯的打断了。

“卢修斯,你别在意阿布叔叔的话,我真的没事啊,只不过多了个老师而已。”

“老……师?”对西格纳斯的话有些跟不上,卢修斯愣愣的重复了一次。

“对啊,还是别人都羡慕不来的老师呢!”西格纳斯的笑容看上去真的很灿烂,没有丝毫的阴霾,让人觉得他是真的很高兴有这么一个人人羡慕的老师,只是卢修斯是谁,他对于西格纳斯的了解不仅仅是表面了,太多细微的观察让卢修斯万分确定西格纳斯此刻的心情绝对算不上高兴。

仔细的琢磨着西格纳斯所有的话,连贯起来,再加上昨天是西格纳斯和他爸爸一起回的庄园,这样串联出来的事实让卢修斯的脸色大变的看向西格纳斯寻求答案。

“西格纳斯,你说的那个老师,是……”顿了顿,卢修斯才说出了那个他不想说出的人,“黑魔王?”

其实已经不需要用疑问句式了吧,卢修斯脸色苍白的想着,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了这个他不想要的事实,若只是单纯的收徒,或许他还不会这么担心,可无论是爸爸还是西格纳斯,他们当初的表情都表明了事情并不是那么的单纯,就连妈妈,脸上闪过的凝重也显示着她的知晓,只有他,只有他一个人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清楚,这样的感觉,真的很难受,让他觉得无力。

“西格纳斯,为什么你有什么事情总是不肯告诉我呢?”卢修斯不明白心中涌出的悲哀是为什么,三个月前的那次也是,现在也是,他永远都是被隐瞒的一个,他知道,这是对他的保护,可是,他是一个马尔福,他不需要保护,他想要的,是能够去保护啊。“是因为我太无能?是的吧,是这样吧。没有爸爸的强大,我根本帮不到你,西格纳斯,明明我比你大,为什么被保护的人却是我?”

“卢修斯……”澳门银河博彩官方网址卢修斯的茫然,西格纳斯诺诺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清楚卢修斯那骄傲的性子容不下这种保护,可是他真的不认为卢修斯需要卷入这次的事情中去啊,也许残酷,但是,现在的卢修斯真的太弱了,无论是能力还是心性,都差阿布叔叔不止半点,这样的卢修斯,需要的只是成长而已,其余的不需要。

只是这样的话,西格纳斯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的,因为无能之人没有资格说别人的无能,现在的自己,根本连卢修斯都比不上,又何谈去判定别人的能力高低呢?

“没错,你太弱了!”西格纳斯说不出不代表阿布说不出,打开门看见了茫然无措的儿子,阿布觉得,适当的打压是不错的教育方法,马尔福家的人,认清自己的实力也是一个必须学习的课题,只有真正的认清了自己的实力,才能够更好的去锻炼自己让自己强大起来。

卢修斯愣愣的澳门银河博彩官方网址从洗漱间出来的阿布,脸颊两旁的发丝还有着湿气,很明显就是刚刚洗簌,而身上还穿着非常符合马尔福家审美观的睡袍,松松垮垮的露出了大半个胸膛,有水滴划过,白皙的肌肤上显出别样的诱惑……

父子初对峙

当然,对于自家爸爸的魅力卢修斯一向很清楚也很自豪,自然不会发生看呆这种不华丽的事情,他之所以呆愣,只是因为他太震惊了,不是震惊阿布直言他的弱小,而是——

“爸爸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还是穿成这样脸上一副餍足的表情?简直就是勾引西格纳斯的怪蜀黍!

面对着惊愕的卢修斯,阿布十分淡定,缓缓的走到了西格纳斯和卢修斯的面前,在卢修斯的注视下,倾身抱住了西格纳斯,亲密的在西格纳斯的脖颈间磨蹭,语气漫不经心。

“当然是因为我喜欢抱着小西格睡啊。”

“抱……抱着西格纳斯睡?!”猛的拔高的澳门银河唯一官网显示着卢修斯的惊愕,话语中有着不可置信,目光在西格纳斯和阿布的脸上流连徘徊,试图找些自家父亲在开玩笑的迹象,只是,他失望了。

被突袭而无法避开的西格纳斯愤怒了,这个男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以前还有片刻严肃的时候,现在时时刻刻都不忘记捉弄他了!非常顺手的揪住了滑落在他脸上挠的他发痒的发丝,西格纳斯用力拉了拉以作威胁。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