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何以成受》

作者:清水浅浅   第5篇

被阿布拉萨克斯的话惊醒,卢修斯沉默着收敛了脸上眼中的所有情绪,如同刚刚的悔恨从未出现过,面无表情的对着阿布拉萨克斯点头,“是的,爸爸。”

毕竟是自己的孩子,阿布拉萨克斯也不会过多的责备,错误,只要自己认识就足够了,他相信,马尔福家的人不会愚蠢的犯下第二次错!抱起了西格纳斯,阿布拉萨克斯和卢修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圣芒戈,等圣芒戈的治疗师检查后,得到的结论让卢修斯更觉得不安,居然在伤害性魔法上还有不可饶恕咒之意的钻心咒,他没真正见过钻心咒,但是他知道的,钻心咒的痛苦足以让一个成年巫师崩溃,更别说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了。

“现在的情况如何?”开口问治疗师这个问题的是阿布拉克萨斯,卢修斯那苍白的脸色

_分节阅读_4

,不在这里失态已经足够好了,根本无法指望他还能想得到询问这些问题。

“因为他身上有一些防护作用的炼金产品,稍微抵消了些咒语的伤害,只是情况还是很危险,那个孩子好像在中咒语之时凭着自己的意志力抵抗住了疼痛,这使得他把自己的承受力逼到了极限,这样造成的后果有两种,一种比较好,那孩子会因祸得福的因为这次刺激增强魔力,但另外一种就糟糕,那就是魔核遭到破坏,那孩子以后就会成为哑炮,就算幸运的不是哑炮,也无法在魔法上面有所大作为了。”

治疗师叹息着说完这些,他对那个孩子还是挺赞赏的,才几岁大的孩子,就能够咬牙忍住了钻心咒的痛苦并单单靠着意志力就坚持到现在,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如果是普通人家的孩子那还好,如果是贵族家的,成为哑炮意味着什么,不用说就知道了,不过,第一种的可能性太低了。

治疗师看了一眼那耀眼的铂金长发,眼前的男人他自然认识,是马尔福家的族长,而另外一个,看那发色自然就是马尔福家族下任继承人了,里面在抢救的孩子,自然不可能是马尔福家的人,毕竟不说马尔福家一向只有一个孩子,就是那孩子的发色也足以肯定没有马尔福家的血液了,但能够让马尔福族长亲自送来,又让马尔福家族继承人如此紧张的孩子怎么可能回事普通人家的孩子呢?只希望,那么坚强的孩子能够渡过这个难关吧。

等阿布拉克萨斯问完问题,治疗师就离开了,只留下了大小两个马尔福在等着抢救结果,卢修斯脸色苍白的没有开口,笔直的站在那里,如同伪装的坚强,而阿布拉克萨斯也知道卢修斯需要自己想清楚,没有开口打扰,一时之间,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只剩下澳门银河APP在不停的流逝,终于,等到了抢救的结束,卢修斯的视线紧紧的盯着主治医师,耳朵更是仔细的听着他爸爸和医师的对话,得到的答案,只是一句模棱两可的回答。

“病人的情况还有待观察,如果能够在明天之前醒来,那么就没有生命危险,反之,就很可能一直沉睡下去,也有可能随时醒来,至于魔力问题,这还需要病人醒后具体观察。”

这是他们尽力抢救的后果了,要不是那个孩子自己死死的撑着,估计都没办法撑过这次治疗了。

经过抢救后,西格纳斯转入了最好的病房,卢修斯坐在床边,安静的澳门银河博彩官方网址仿若沉睡的西格纳斯,阿布拉克萨斯也还没有回去,毕竟,这个孩子是因为救卢修斯才会这样的,单凭这一点,他就对这个孩子由衷的感激着,他救的,不仅仅是马尔福家的继承人,更是他阿布拉克萨斯的儿子。

卢修斯的坚持

“爸爸……”不知道沉默流转了多久,病房内才响起了卢修斯有些虚弱的澳门银河唯一官网,“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听西格纳斯的劝告,固执的要求他陪着我去对角巷的,也是因为我的失误,西格纳斯才会去翻倒巷,更是因为我,西格纳斯才会收到这么重的伤,爸爸,我一直都为马尔福这个姓氏而骄傲,可是今天,我却让这个姓氏蒙羞了,爸爸,我太弱小也太无能,连累着朋友为我受伤,那种感觉,很难过……”

安静的听着卢修斯如同忏悔的话语,阿布拉克萨斯没有打断,他知道,他的儿子不会那么懦弱的,所以,他在等,等卢修斯的最后决定。

“所以爸爸,以后的训练加倍吧!”

是的,现在的他太弱小太无能,居然要一个比他还要小的西格纳斯为他受伤,明明他西格纳斯是他划在守护范围内的人,明明应该是他保护西格纳斯的,可事实却让他无法接受,所以,他要变强,只有变得强大,才能够亲手去保护想要保护的人,马尔福家没有自怨自艾之人,总有一天,他要让马尔福这个姓氏以他为荣!

阿布拉克萨斯对于卢修斯的决定很是满意,是的,马尔福家不需要受了点挫折就自暴自弃的可怜虫,他们可以犯错可以软弱,但之后,就必须更加坚定的走下自己选择的路,卢修斯没有让他失望。

“好。”

这是他对卢修斯的纵容,也是他对卢修斯的期待,做父母的,总是希望自己的孩子更加的优秀,他也不例外,他想看看,卢修斯究竟可以走到何种地步。

做好了决定,卢修斯的内心稍稍平静了点,他担心西格纳斯,但他更相信西格纳斯,他不会就这样沉睡下去的,一定,会清醒。

“爸爸,今晚,我想陪着西格纳斯。”他想让西格纳斯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是他,西格纳斯的父母,至今没有出现,明明,西格纳斯身上也有着感应魔咒,到了这里,爸爸也送信到布莱克家去了,但是,他们还是没有出现。

“好,生日宴会的事情我会处理!”

“谢谢爸爸。”谢谢爸爸对他任性要求的纵容,今天是他的生日,应该做的事情是回去参加晚上的宴会,只是,正如他执意的想要西格纳斯陪着他一样,他想在此时此刻陪着西格纳斯,这是他对自己所作所为牵引出来的后果的负责,也是他的心之所向。

温柔的手掌落在了卢修斯的头顶,阿布拉克萨斯绽放了对家人独有的温柔,“西格纳斯是你的朋友。”所以,我允许你为了你的朋友而任性一次。

阿布拉克萨斯的话算是真正的承认了西格纳斯,卢修斯的心中升腾起一股喜悦,自己在乎的人被自己最尊敬的爸爸认同,这种感觉他说不出,但是很高兴,就好像解决了心头最大的难题那般,浑身轻松。

不久后阿布拉克萨斯就离开了圣芒戈,独留下卢修斯一人等待着西格纳斯的清醒,不若翻倒巷,圣芒戈是非常安全的地方,无论是和平期间还是战争期间,医院永远都是中立的被保护的地区。

澳门银河APP渐渐的滑过,天空从亮到暗似乎只是一秒钟的事情,西格纳斯一直都安静的沉睡着没有清醒的痕迹,卢修斯也一直都坐在床边,安静的澳门银河博彩官方网址西格纳斯,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宛若静止了无数时光的钟摆,没有声响,只是那握的指节泛白的双手,隐隐的透出了几分血色的紧张。

卢修斯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他感觉到周围的一切都停止了,没有任何的澳门银河唯一官网,就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好像没有了,视线中剩下的,只有那张白的没有丝毫正常血色的脸,很熟悉,是他六年的生命中唯一接受的不姓马尔福的人,很幼稚很愚蠢,经常让他生气进而做出一些不华丽的事情,对那对眼中除了黑魔王什么都没有的夫妻保持着不该有的期望,简直就不像一个斯莱特林,但是,却是他唯一一个承认的朋友,他卢修斯·马尔福的朋友。

没有钟摆跳动的澳门银河唯一官网,但卢修斯似乎听见了那滴答声滑过,渐渐的,和他的心跳节奏重合在了一起,没有拉上窗帘的窗户外,天空中的黑色逐渐的变淡,隐隐的,被白色侵占,滴答声似乎变快了,因为他的心跳突然间快的让他难以接受,呼吸也快无法适应这样的节奏。

终于,东方的天际拉上了淡淡的白色,卢修斯的视线紧紧的盯着床上沉睡之人,希望看见那人灰色的眼眸,依旧那样带着让他无法拒绝的温柔还有那令他讨厌的无奈纵容,只是没有,床上之人就像是喜欢懒床的孩子,固执的不肯睁开双眼迎接新的一天。

手紧紧的握住,指甲陷入了手掌之中,丝丝缕缕的红色渗透出来,卢修斯觉得,钟摆声停止了,心跳的那种砰砰声也不再听得见,天亮了,可是沉睡的人却没有醒。

猛的从椅子上面站起来,卢修斯的双手撑在床头,没有去碰西格纳斯,只是紧紧的盯着他,缓缓的开口,“西格纳斯,醒来!”如同命令一般,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

“西格纳斯,醒来!”

一遍遍固执的命令着,宛如这般床上那人就会真的醒来,卢修斯不知道说了多少次,连治疗师过来劝说都无法停止,他只知道,西格纳斯必须醒来,他卢修斯·马尔福没有同意他可以一直沉睡,他就必须醒来。

“马尔福先生,请停下这种无用的话语,病人听不见的。”一直听说马尔福家的人全部都是冷血精明的生意人,只重利益,但看这个继承人的反应,似乎传言有误啊,哪怕这位小马尔福脸上没有似乎的表情,只是冷冰冰的重复着那句话,但对床上之人的关心和担忧却不是假的,只可惜,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床上之人醒来的概率只能依靠奇迹了。

“卢修斯,你还是这样强横……”

突然的话语在病房内响起,就如同穿过了窗户投影在床上的曙光,淡淡的几乎看不清,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希望,璀璨的遮掩奇迹的光芒,耀眼如此。

朋友

灰色的眸中依旧闪烁着让他熟悉的温柔和让他厌恶的无奈纵容,卢修斯一直没有表情的脸上浮现出丝丝的欣喜,只是瞬间,唇角微勾,蔓延出丝丝的嘲讽,“终于醒了吗?我还以为以你这么愚蠢的脑子是醒不过来的呢!”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