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攻臣受 ——绝色男后

作者:   第356篇

凤血搂着岑霜离去,风华四人司徒秀四人跟上。

到了绝色宫,凤血命人将滋补汤端来,让岑霜喝了,再让他躺下休息一会儿。

岑霜道:“不用休息,我想去看子衿服药。”

凤血道:“药一时半会熬不好,再说吟儿由芳都在,无毒是大夫,我们去了也帮不上忙,你给朕好好休息,还有九天的血要从你身上取,你不心疼,朕心疼!”

这个男人!岑霜心中嗔怨一声:“好吧,我躺会儿,等药好了叫我!”

凤血这才笑了,让岑霜到软塌上躺着,自己往桌前一坐,喝着茶,看折子。

过了半个时辰左右,有人来报,药好了,岑霜一听,赶紧醒了,起身道:“我们过去吧!”

凤血怀疑:“霜儿你睡了?”

岑霜点头:“睡了!”

“信你才怪,朕还没听清,你就起来了,你睡着都比朕清醒!”凤血一边搂着岑霜走,一边生气道。

岑霜不理他。

到了圣血殿,无毒正好端着药过来,先放在桌上放凉,走到床边给子衿把了会脉,脉象已经不乱了。

岑吟突然想起一事,问无毒:“这药吃下去,会像我当时那么痛吗?”

无毒摇头:“岑小姐是蛊毒发作,太子虽有余毒,但毒素很轻,这些药虽有毒,但也是草毒而已,我取的是他们之间生生相克而生发的药性!所以太子不会有痛苦的!”

岑吟放下心来,她可清楚记得,当时她服下药时的痛苦,若不是月浅那个吻……

她脸上一烫,赶紧止了思绪。

药放凉了,岑吟端过去,一勺一勺喂给子衿喝下去。

岑霜问无毒:“子衿什么时候会醒?”

无毒道:“今日便会醒,不过不能给他下地乱走,须静卧一日!”

众人点头。

傍晚时分,子衿果然醒了。

一睁开眼睛就要找凤血,坐起来一看,见到一个陌生的人坐在床边,不由得问道:“你是谁?”

岑吟见子衿醒了,高兴得差点跳起来,握着他的手道:“子衿,我是娘。”

“娘?”子衿推开岑吟道:“你不是我娘,我娘是木头人!”

“木头人?”岑吟不解地看向由芳。

由芳道:“是男后为了纪念你,用木头雕刻的雕像!”

岑吟明白了,赶紧道:“木头人是娘,我也是你娘,子衿!”

子衿不听,哭喊起来:“我要父皇,父皇你在哪?你不要子衿了吗?”

得知子衿醒了的消息,凤血岑霜赶紧赶了过来,刚进殿门便听到子衿的哭喊声。

凤血大声道:“谁在哭,朕是怎么教你的,男儿有泪不轻弹,又忘记了?”

听到凤血的澳门银河唯一官网,子衿赶紧要冲下床,岑吟拦住他,道:“你不能下床,你身子还没好!”

“我要父皇,你放开我!”子衿又是拍又是打的。

凤血岑霜已进了内室来,见到子衿对着岑吟又拍又打,岑霜不由得低吼一声道:“住手!”

子衿被岑霜一吼,立即停了动作,怯怕地看了子衿一眼,低下头去。

岑吟见子衿害怕的样子,赶紧对岑霜道:“哥,你别吓到他,他才醒来,情绪激动也很正常!”

岑霜走过去道:“凤血已经够纵他了,你再纵他,他真得无法无天了!”

子衿抬头看向凤血,一双眼睛全是泪水:“父皇,抱抱。”

凤血心一疼,走过去搂住小家伙道:“父后说得对,不能打人,特别是不能打女人!”

子衿澳门银河博彩官方网址凤血瘪着嘴道:“父皇,儿臣难受。”

凤血又气又心疼道:“现在知道难受了,还私自出宫,五龙现在可是被关禁闭,这都是你连累的,还吃醉鸡,小命还要不要了?”

子衿搂着凤血的脖子道:“儿臣想知道父皇为什么那么喜欢吃醉鸡,儿臣想学父皇所有的事。”

闻言众人不由得心疼起来,岑吟更是满眸伤痛。

“行了,父皇又没说怪你,不用先装可怜!”凤血将子衿搂到岑吟面前道:“叫娘!”

子衿看了凤血一眼,又看向岑吟,只觉得她的眼睛好面熟,脑中想了想,想起来了,她是那个捡他鸡吃的乞丐,子衿不由得道:“是你?”

岑吟知道子衿认出她来了,点点头,笑道:“是我,小公子!”

“你怎么进宫了?”子衿这下不排斥岑吟了。

“让你叫娘,这是你的亲娘!”凤血不耐烦道。

“父皇,娘不是木头人吗?她怎么会是娘?”子衿不明白。

凤血解释道:“那是因为我们以为你娘不在了,所以刻了木头人给你,让你记得你娘,现在你娘回来了。”

岑霜也向前道:“你不记得你一岁生日时,让你拜祭的人了吗?”

子衿想了想道:“记得,是娘,父后说,一定要记得娘!”

岑霜澳门银河博彩官方网址岑吟道:“这就是你娘,以后一定要孝顺她,知道吗?”

子衿看了看岑霜,又看了看岑吟,然后看向凤血,问:“父皇,她真的是娘吗?儿臣不是你和父后生的吗?”

啊?!

众人大惊,后想又觉得这话好笑,司徒秀四人已经暗自笑了起来。

风华四人也强忍着。

由芳高昌等人更是想笑不敢笑。

凤血岑霜岑吟三人都愣了愣。

凤血蹙眉道:“这话谁说的?”

子衿道:“五龙说的啊!”

凤血咬牙切齿:“该死的五龙!”

岑霜瞪了凤血一眼,谁叫你让五龙跟着子衿的,都学了些什么乱七八糟?

岑吟都有些想笑了,却忍着道:“父皇和父后是你的义父,子衿是娘生的,还有你的名字子衿也是娘起的!”

“真的吗?”子衿又问凤血。

凤血点头:“真的!”

“那娘你为什么一直没有在子衿身边呢?”子衿问道。

岑霜答:“父后不是告诉你了吗?你娘病死了,但现在又被神医救活了,所以回来了!”

“那子衿也是神医救回来的吗?”子衿又问。

“是,小屁孩子,问题真多!”凤血不耐烦道:“快叫娘。”

子衿瘪瘪嘴,看向岑吟,小声叫了一声:“娘!”

“呃,子衿!”岑吟听到这声娘,鼻子发酸,这么多年了,终于听到子衿叫她娘了!

“过去,抱抱娘!”凤血推了推子衿。

子衿看到岑吟眸中的泪水,心中也有些想哭,不由得过去,搂着岑吟的脖子道:“娘。”

“子衿,娘的好儿子!”岑吟紧紧将子衿搂在怀中,心疼不已。

V139 最后的高潮(必看)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