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攻臣受 ——绝色男后

作者:   第355篇

风华见她害羞的样子,笑了笑道:“吃吧,别饿坏身子!”

周芸芝心中满满的全是幸福,道了声谢谢,然后端碗吃了起来。

——帝攻臣受-绝色男后——

凤血岑霜岑吟从绝色宫吃过饭过来,无毒正好从内殿出来。

“怎么样了?”凤血问道。

无毒朝凤血岑霜一拜道:“只等药了!”

三人松了口气,这时太医院之首姜太医匆匆进来,朝凤血岑霜跪地一拜道:“回皇上男后,无毒院士药方上的药齐了!”

众人大喜,凤血问道:“真的齐了吗?”

姜太医点头:“前些日子,出去采购药材的太监正好收回来的一批药中,就有几味药是无毒院士所要的药材,再加上有一半宫中的御药房都有,所以凑齐了,份量也足!”

“太好了!”凤血大笑。

岑霜问无毒:“何时可以用药?”

无毒道:“明日早上可以开始用药!男后今晚要好好休息,以备明日取血顺利!”

“好!”岑霜点头,看向岑吟,岑吟也正高兴得泪水泛滥。

见无毒似很累的样子,凤血赶紧朝外面喊道:“高昌!”

高昌立即进来:“皇上!”

“带无毒公子去用膳,命人打扫独澜小院!”凤血道。

“是!”高昌领命。

凤血又对无毒道:“你一路辛苦了,吃过饭好好休息,改日朕再找你喝酒!”

“谢皇上!”无毒朝凤血一拜,跟随高昌而去。

岑吟继续守着子衿,凤血岑霜回绝色宫休息。

经过无毒医治,子衿的脸色已经好了许多,岑吟不由得赞叹,无毒的医术真是高超。

由芳取了热毛巾来,岑吟接过,轻轻给子衿擦着小脸,动作轻柔。

“父皇……”子衿突然梦中轻喊了一声。

岑吟欣喜不已,赶紧凑过去听。

“父、皇……抱抱……”

“孩子……”岑吟听到子衿的澳门银河唯一官网,心疼得落下泪来,在子衿的脸上亲了亲,抚摸着他的小脸:“都是娘对不起你,娘把你带到这个世界,没有好好疼你爱你一天,却让你承受了这么多的痛苦,娘一定会医好你的,子衿不怕。”

兴是岑吟的抚摸让子衿感到了安心,他不再说话,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熟睡过去。

岑吟收回手捂着脸伤心地哭起来,又怕吵着子衿,所以压着澳门银河唯一官网呜咽。

由芳澳门银河博彩官方网址心里难过不已,劝道:“岑小姐别伤心了,太子这些年过得很好,皇上男后都很疼他,在由芳看来,太子是整个凤岑国的宝,虽然从小失去了爹娘的疼爱,但他得到了更多!”

岑吟停止哭泣,看向由芳。

由芳朝岑吟笑了笑道:“由芳跟着皇上很多年了,也学了皇上的开朗随意的性子,岑小姐不要怪由芳多嘴!”

岑吟抹了把泪,摇摇头。

由芳再道:“凤临门的人都是孤儿,是东方门主收留了我们,他还活着的时候,我们虽然感激他,但他对我们很严厉,我们从心底里怕他。

_分节阅读_243

r/> 而皇上来了后,我们虽然也怕他,但却是从心底里敬服他的,皇上常对我们说一句话,上天是公平的,拿走了你什么,就会给你其它的什么来弥补,所以,岑小姐不必为了过去的事情而耿耿于怀,往前看,你和太子还有很多年的母子情份,以后你把欠他的疼爱补回来就行了!”

“由芳……”岑吟听到由芳这番话,不由得惊讶。

由芳笑道:“由芳虽没读什么书,但由芳跟着皇上这些年,却懂了很多道理,岑小姐冰雪聪明,一定能想明白的!”

岑吟不由得轻轻一笑:“我明白了,意思就是,放下该放下的,拿起该拿起的,是吗?”

由芳点头:“岑小姐果然冰雪聪明呢!”

“谢谢你!”岑吟感激道。

“不必谢,我只不过说了几句废话而已!”由芳打趣道。

岑吟笑道:“由芳确有几分凤大哥的影子了!”

“可不是,你没看到太子,你看到太子你才知道什么叫像,不知道太子身世的,都以为太子是皇上的亲生儿子呢!”

“是吗?我只和子衿说过几句话,但也能看到子衿身上的霸气,凤大哥真的把子衿教得很好!”

由芳惊讶道:“也只有岑小姐这样说,男后总说皇上把太子教坏了!”

岑吟宠爱地摸了摸子衿的头道:“我喜欢子衿霸气的样子!”

由芳沉了片刻,轻声问:“岑小姐还喜欢皇上吗?”

岑吟愣了愣,脑中翻滚出无数记忆和画面来,月浅的笑,月浅的拥抱,月浅的亲吻,月浅的温柔,月浅的伤痛,占据了她所有的思绪。

“岑小姐?”由芳见岑吟发呆,不由得喊道。

岑吟回过神来,没作声。

由芳也不再问了,可她却看得出来,此次岑吟回来变了很多,没有以前那么喜欢凤血了,虽然看到凤血眸中还是有些亮光,却也微弱。

岑吟沉了半响,问由芳:“凤大哥可有说如何处置月浅?”

由芳道:“不知道呢,可能会处死吧!”

岑吟手一抖,猛地看向由芳:“凤大哥要杀月浅?”

由芳摇头:“皇上没有说,这是我猜的,想想月浅做了多少坏事,皇上是看在他救了你的份上,所以没有处置他!”

岑吟闻听此言,胸口一阵烦闷,胃中也翻腾起来,突然觉得天旋地转。

“岑小姐你怎么了?”由芳见岑吟脸色不对,赶紧过去问道。

岑吟压下不适,摇摇头:“我没事,兴是太累了!”

“那我扶你回房休息吧!”由芳扶起她。

岑吟点点头,看了子衿一眼,起身离去。

一路脚上无力,跌跌撞撞的被由芳扶着走。

心中如同一团乱麻,这一刻,她竟很害怕,害怕凤血会杀了月浅……

——帝攻臣受-绝色男后——

天大亮,凤血岑霜便和无毒到了御药房,熬制第一服药。

药已清洗好放进药罐中,就等药引,岑霜拿起锋利的匕首,挽起衣袖。

凤血握上他的手,心疼道:“霜儿,还是朕来吧!”

风华四人也紧张不已,这匕首太锋利了吧,若不小心割得太深怎么办?

岑霜摇头:“不用担心!”然后推开凤血的手,快速一刀划去,鲜血直流进准备好的药碗中,岑霜连眉头也未皱一下。

无毒道:“一碗足够!”

岑霜点头。

凤血看到岑霜的血慢慢流进白瓷碗中,红白相间,异常刺眼,不由得心抽着疼,心中又骂了云初一遍。

放好一碗血,无毒赶紧端过去倒进药罐子中。

御医立即过来给岑霜包扎好伤口,凤血心疼地搂着他道:“还好吗?”

岑霜笑道:“你太小瞧我了吧?一点事都没有!”

凤血还是担心:“割着你的手,痛在朕身上,走吧,朕陪你回去休息一下,已经吩咐御膳房准备了滋补汤药了!”

岑霜点头,凤血朝无毒道:“无毒,等药好了,直接送去圣血殿,朕先陪霜儿回去休息一下。”

无毒抱拳一拜道:“无毒知道,恭送皇上男后!”

众太医也齐声拜道:“恭送皇上男后!”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