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攻臣受 ——绝色男后

作者:   第339篇

一澳门银河APP,醉月楼生意火爆得差点没挤破大门。

凤血倒是不去管这些流言,他翘着二郎腿在数银子。

凤岑三年二月。

右相府传来喜报,司徒月产下一女,母子平安!

凤血大喜,同样降下圣旨,为子衿定下了第二个媳妇,赐名孙晴。

孙青问其名来由及寓意,凤血笑答:“希望她的一生,每天都是晴天,充满朝气和力量!”

孙青拍手叫好。

其实是凤血偷懒取了司徒月的月字改成了日字,再取孙青的青字,胡乱凑的!

阳春三月。

由芳临盆,费尽千辛万苦生下一个儿子。

凤血大笑道:“有两个儿媳妇了,也给子衿添个兄弟。”

小俩口也没太过计较,无论儿女都是心头至宝。

岑霜为其子赐名锦鸿。寓意,才俊,大志。

小俩口欢喜得不行,对岑霜千恩万谢了一番。

是时,子衿已快三岁,文静一岁半,又添了孙晴,锦鸿,宫中热闹起来。

科举选拔人才辈出,为凤岑国揽获了不少栋梁,凤血命孙青和苏仕学将往年的旧官都升了正职,副职让新人接手。

凤岑三年冬,太子凤尧三岁生辰过后,凤血任右相孙青为太子太师,开始给太子注入朝政思想民生观念。

三岁的子衿正式踏入了他的帝王养成生涯。

在武功方面,凤血岑霜是亲自教的,子衿在这方面也颇有天份。

是时,天下皆传,太子凤尧是神童,三岁便能诗能武,文武双全。

凤血岑霜闻言高兴不已,凤岑国将来的皇帝,自然要担得起神童二字的!

凤岑四年,谷雨时节,凤血岑霜在御花园品新供上来的新茶。

三岁的子衿,两岁的文静和一岁的孙晴锦鸿在御花园里鼓捣着,时不时传四个小家伙古灵精怪的笑声。

五龙已升为子衿的贴身护卫,也是跟着他们在里面鼓捣着。

已为人母的司徒秀姐妹和由芳,多了份女人的成熟和韵味,文书孙青绝代也成熟稳重了不少。

二十二岁的凤血,丝毫未减半分张扬霸气,仍旧满身风流不羁,大叹:“岁月催人老啊!”

一袭霜白华服的岑霜,脸上仍旧无波无澜,清寒华贵的身姿,让人不忍直视。

岑霜淡淡扫了凤血一眼,轻柔道:“我倒没见得你半分老气,你莫不是妖怪投生?”

众人闻言,强忍低笑。

凤血嘴角抽了抽,亦反驳道:“朕见霜儿也仍旧风华万千,莫不是与朕同是妖怪?”

岑霜嘴角也抽了抽,瞪了凤血一眼,没再答话。

凤血得意一笑,与朕拌嘴,霜儿还得再练练。

“父皇!”正当众人忍笑忍得快内伤之时,子衿带着三个小家伙跑了过来。

众人一看,四个人都已弄得满身泥土。

五龙也追了过来,同样满身泥土。

凤血一把拽住要往自己怀中钻的子衿,淡了笑容道:“这是弄的什么?这么脏?”

子衿颇有点小男子汗气概道:“五虫带我们抓蛐蛐儿。”

五虫?

凤血看了岑霜一样,似在说,你看你儿子!

岑霜撇开头,这可是你带坏的!

凤血不悦道:“谁教你喊五虫的?”

子衿正想答话,却被文静抢了先,小丫头指着南宫二人道:“是南宫叔叔教的!”

五龙瞪了南宫二人一眼,他们说呢,为什么太子会管他们叫五虫?原来是南宫兄弟在捣鬼!

“南宫!”凤血严肃喊道。

南宫二人轻咳了一声,抱拳道:“属下没有教太子,是太子无意中听到我们私下里喊,所以跟学了!”

凤血又看向子衿道:“身为太子,你这都做的什么事?抓蛐蛐儿?父皇都没玩过这么低下的游戏!”

锦鸿答道:“五虫说,斗蛐蛐儿。”

孙晴也道:“五虫说,抓蛐蛐儿。”

文静猛地点头,就是就是!

凤血扫向五龙,厉声道:“五龙,带坏太子,该当何罪?”

这斗蛐蛐儿是纨绔子弟做的事,是市井混混做的事,他们五个竟也敢教子衿。

五龙跪地,金龙道:“太子说读书读乏了,让属下兄弟找点乐子,属下便想到了斗蛐蛐儿,人多一起玩,热闹呢!”

“找乐子?你们怎么不带太子去逛窑子?”凤血斥道。

岑霜轻咳了一声,瞪着凤血,这是一国之君说的话吗?

凤血吞了口唾沫,又道:“你们五个进宫这么多年,还没改掉身上的混混毛病,太子都让你们教坏了,明天开始,和太子一块去学堂上课!”

“啊!”五龙齐声哀叫。

“啊个屁!”凤血大喝:“武功武功不行,学问学问没有,让你们跟在太子身边,太子迟早成了市井无赖。”

_分节阅读_233

r/> 五龙满脸苦逼,被凤血骂得低下头去,只得答道:“属下遵旨!”

“哼!”凤血冷哼一声,拍掉子衿身上的泥土道:“再让朕听到你喊五虫,朕不会让你出宫。”

“啊!”这次轮到子衿哀叫了!

凤血嘴角一抽,连神态反应都学了五龙的,该死的五龙!

“高昌!”凤血瞪了五龙一眼,喊道。

高昌向前躬身:“奴才在!”

“带太子去更衣洗干净了,盯着他,不准让他出东尧宫!”凤血严肃道。

“父……”

“闭嘴!”凤血打断子衿的话,道:“等你把出师表背下来,再来找朕。”

子衿撅了撅小嘴,哀怨看了岑霜一眼,向他求救。

岑霜装作没看到,好不容易凤血像个父亲的样子了,他可不能破坏。

子衿见岑霜见死不救,便哀怨答了声是,转身走了。

高昌跟上去。

凤血叹了口气,看了文静孙晴和锦鸿一眼,眉头一拧,对身后的人道:“各家的娃各自管教好,这有半分一国之母和贵妃的样子吗?”

司徒秀姐妹文书孙青赶紧抱拳低头,答道:“臣(属下)该死!”

“赶紧带去洗干净,臭哄哄的!”凤血摆手道。

“是!”三口子立即拉着自家的孩子走了。

凤血扶额,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要他操心,头痛!

岑霜眸中尽是笑意,凤血未免也太严厉了,一到三岁的孩子,哪个不顽皮?

但他奇怪的是,他一向少有管这几个小家伙,这几个小家伙却怕极了他,而凤血常常训他们,他们却不怕,反而总是粘着他,真是奇怪!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