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攻臣受 ——绝色男后

作者:   第314篇

孙青本想答话,苏仕学却快嘴抢先答道:“今日在街上,司徒统领与小妹一语不和,司徒统领又对小妹动了手,在大街上扬剑追着小妹要杀她……皇上,太子一事,已经雨过天晴,司徒统领却总是揪着小妹不放,臣斗胆,请皇上为臣兄妹主持公道!”

众人闻言,脸黑如炭,苏仕学这是是非不分,颠倒黑白!

司徒月正想反驳,被司徒秀拉住了,暗示她不要冲动,司徒月只好压住怒火,恭敬跪在地上,没作声。

凤血闻言,扫了司徒月与苏心妍一眼,眉头一挑,问道:“司徒月,可有其事?”

司徒月这才抱拳答道:“皇上,事情并非如苏大人所说,是苏小姐先动的手。”

“你胡说!我哪敢对你动手?你仗着有皇上的纵容,把谁都不放在眼里,对我说打就打,说骂就骂,还对我哥不敬,我哥好歹是皇上亲封的丞相……呜呜……”苏心妍锐利说完,伤心地哭了起来。

众人心头一惊,苏心妍活腻了,竟然公然指责凤血纵容司徒月?这明摆着是在骂凤血昏庸!

凤血眸中闪过一丝森寒,眉头一拧,好一个苏心妍,竟然连他也敢骂?他今天倒要看看她有何能耐?

苏仕学头皮一麻,赶紧怒喝道:“闭嘴,不可对皇上不敬!”

苏心妍一向被苏仕学宠惯坏了,哪知天高地厚?不听苏仕学的劝告,反而更大声道:“哥,我没对皇上不敬,只不过实话实说,皇上又不是昏君,自然分得清是非曲直!”

众人全身一抖,苏心妍竟然这般放肆,公然骂凤血是昏君?

凤血眉头紧拧,死死盯着苏心妍,谁借了她胆子敢如此造次?今日她若不说出来子丑寅卯来,就别怪他辣手无情了!

一旁的高昌见凤血整张脸黑得像要下雨,赶紧向前一步,朝苏心妍怒吼道:“放肆!再敢出言不逊,小心你的脑袋!”

苏心妍本还想再说,却被高昌的吼声吓了一跳,咬了咬唇,死死盯着司徒月,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让司徒月吃不了兜着走!

“皇上怒罪,小妹无知,还望皇上责罚!”苏仕学赶紧磕头求道。

一澳门银河APP,整个御书房死气沉沉,空气中一片紧张,急促。

众人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司徒秀四人早已经惶恐不安,以凤血的脾性,有什么说什么,从来不会不说话,他们猜不到凤血现在在想什么,也不敢抬头去看。

孙青跪在最前面,明显感到凤血身上射过来的锐利目光,亦是心惊胆战,低头不语。

苏心妍心里有些发毛了,从司徒月身上移回视线来,朝凤血看去,见凤血的目光像无数把利剑,齐齐朝自己射来,吓得她全身一抖,赶紧低下头去。

凤血眉头拧得更紧了,这女人,还敢与他对视?

官差跪在最后,觉得全身冷馊馊的,好可怕!

苏仕学呀苏仕学,你苏家一门只剩你们兄妹二人,你又满腹才学,多次落地,朕惜才亦爱惜凤岑国的每一个子民。

且假以时日,你必是肱骨之臣,是造福百姓之才,朕有意将凤岑国的大任交于你与孙青之手,却不想你有个这般不知死活的妹妹!

办苏心妍,会令苏仕学萎靡,还会让天下人笑他凤血与女人一般见识,不办苏心妍,这狂妄无知的劲又太甚!

真TM的头痛!

深吸了口气,罢了,且再给苏心妍一个机会,看她有何话可说?

凤血揉了揉头,然后平静道:“无妨,苏小姐不过受了委屈,语言过激也属正常。”

一句话,空气立即回温。

苏心妍得意朝司徒月看去,哼,连皇上也说我没错,看你司徒月今天怎么死!

苏仕学大松了口气,赶紧抱拳磕头道:“谢皇上恩典。”

众官心中诧异,以为凤血会大发雷霆之怒,没想到毫无反应

_分节阅读_216

,看来皇上也不是传言中那么吓人!

司徒秀一直拉着司徒月,不让她说话,此时凤血必定心中窝火,因为苏仕学的关系,有所顾忌,司徒月在这个时候万不可去惹,否则后果很严重。

“既然苏小姐满腹委屈,那就请苏小姐请事情经过说给朕听听。”凤血说罢,端起龙案上的茶喝着。

苏心妍心头高兴不已,赶紧答道:“回皇上,今日臣女上街,在路上遇到司徒统领,她二话不说便要打臣女……”

“她为何要打你?”凤血听到此,阻断她问道。

苏心妍眸中转了转,回道:“她,她说臣女勾引孙大人!”

操!姑奶奶跟你拼了!

司徒月不顾司徒秀的阻扰,起身一脚朝苏心妍踢去,将她踢倒在地,破口大骂道:“姓苏的,你给我闭嘴!”

在场众人无不惊愕不已,正如苏心妍所说,只要苏心妍开口说话,司徒月就会动手打人!

孙青忧心忡忡地澳门银河博彩官方网址司徒月,太冲动了,这不是让苏心妍有了借口了吗?

苏仕学赶紧转身,护着苏心妍,锐利道:“司徒统领,皇上面前,你是不是太放肆了?”

“月儿!”司徒秀也赶紧拉住司徒月:“你给我跪下!”

南宫二人也在身后轻声劝道:“师姐,不要冲动!”给敌人制造机会。

司徒月被司徒秀拉回去跪好,她现在气得直想杀人,只想让那个颠倒黑白的贱人死!

“呜呜,皇上您看,当着您的面,她也敢这般对臣女,背地里更是对臣女要打要杀,皇上,臣女不活了!”苏心妍说着要去撞柱子。

苏仕学一把拉住她,看向凤血痛心疾首道:“皇上!您也看到了,司徒统领在您面前也如此对我妹妹,私下里更是不会客气,再如此下去,我妹妹岂有活路?臣只有这一个妹妹,臣无能,不能护妹妹周全,请皇上为臣做主!”

啊啊啊!司徒月怒极,她要杀人,要杀人!

司徒秀死死拉住司徒月,你就是气死在这,也得忍着!

凤血手中的茶杯猛地往龙案上一放,怒道:“闹够了没有?”

众人一抖,纷纷低头,静了声,连苏心妍也不哭了,倒在苏仕学怀中,假意抽泣着。

凤血扫了苏家兄妹一眼,问道:“苏小姐既然说司徒月二话不说就打了你,后面又何来骂你勾引孙青一说?”前言不搭后语,却并没有让苏心妍给个解释,看向司徒月,吼道:“司徒月!朕臣的话你是不是当耳旁风了?”

“皇上,属下不敢!”司徒月抱拳气道:“属下是看有人颠倒黑白,实在气极,事情根本不是她所说的那样!”

凤血冷眼望去,森寒道:“哦?那朕就听你也说一遍!说!”

司徒月看了苏心妍一眼,答道:“皇上,属下今日在街上等孙大人,苏小姐带着人匆匆走到我面前,我们不过几句话不和,是她扬手就要打我,还让她的下人要打死我,但属下并没有说她勾引孙大人。此事,孙大人都听到看到了,皇上可以不信属下,问问孙大人便知谁对谁错!”

“你胡说,我没有打你,是你先打的我,我的下人是保护我才动的手!”苏心妍一听,司徒月让孙青作证,心中微微慌乱,赶紧从苏仕学怀中起来,厉声反驳道。

司徒月拳拳拽着拳头,苏贱人,我一定要杀了你!

“心妍,闭嘴,皇上没让你答话,不要说话!”苏仕学拉住苏心妍低吼道。

苏心妍不服气,还是闭了嘴,呜呜哭着,又倒进苏仕学怀中。

“那孙青,你也说说吧!”凤血头痛欲裂,他知道一切的根源都在孙青身上,今天若不将此事彻底解决,日后还会再来烦他,他岂不要发疯?

孙青抱拳如实答道:“是,皇上,今日臣与司徒统领出了宫,臣去买东西,让司徒统领等臣一会,谁知买完东西回来,便看到司徒统领与苏小姐在吵架,是苏小姐要打司徒统领,司徒统领还了手,苏小姐又让下人动手,臣阻止了他们!”

真现大白了!

众人齐齐看向苏心妍,原来苏心妍又想效法上次,明明是自己错了,却要反咬别人一口。

“不是,是司徒月先骂我的!”苏心妍见孙青帮着司徒月,赶紧又大声喊道:“她侮辱我勾引孙大人,我才气不过的,但是我根本没碰到她,而是她打了我,皇上你看,我的手现在还红肿着,这就是司徒月打的,她还推了我一把,我现在腰痛头痛膝盖也痛,她还举着剑要杀我,这些百姓和官差都看到了,皇上不信可以问官差!”

人至贱则无敌!司徒月终于知道这句话的含义了,用在苏心妍身上,淋漓尽致!

头痛,头痛,头痛!

凤血一个劲地揉头,不过芝麻大的事情,闹得要死要活,凤血真是佩服这两个女人!

他又问跪在最后面的官差:“可是如苏小姐所说?”

官差答道:“皇上,奴才们赶到的时候,正澳门银河博彩官方网址司徒统领举着剑要杀苏小姐!”

“皇上,你听到了吧?我虽然先动了手,但是司徒月先骂的我,我没伤到她一分一毫,反而被她又是打又是骂,皇上,你要为臣女做主啊!”苏心妍大哭道。

摇头!司徒月心中冷笑不已。

凤血眯眼,看向司徒月:“司徒月,可还有话说?”

司徒月背脊挺直,大声道:“皇上,有!”

“说!”凤血端起茶再喝,发现已经没了,朝高昌看了一眼。

高昌立即命一个宫女去泡茶,宫女得令退了出去。

绝色宫。

风华四人匆匆进来,朝正念书给子衿听的岑霜禀道:“主人,司徒月与苏心妍又打起来了,此刻一伙人正在御书房找皇上告状!”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