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攻臣受 ——绝色男后

作者:   第302篇

司徒月走了这半个月来,他心中一直不快,就想等她回来向她解释清楚,他不想司徒月误会他,司徒月不理他,他心中很难过。

司徒月回过头来:“你真是不小心洗掉的?”

其实也该想得到,孙青并不知道上面的梅花是她的血染的,洗掉了也正常,但她看到上面的梅花没有了,她就不由得生气伤心,觉得孙青将她的一片心意就弄没了。

特别是看到苏心研拿着,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当然!”孙青又向前走了几步道:“对不起。”

司徒月听到孙青这么诚恳地道歉,顿时怒气全散了,朝他笑了笑道:“算了,过去了!”

孙青松了口气,来得也快去得也快,总算原谅他了,他再道:“可不可以将丝帕还给我!”

“上面的梅花都没了,还给你做什么?而且绣工粗糙,你还是让苏小姐给你绣个好的吧!”司徒月满嘴的醋劲。

“我就喜欢粗糙的!”孙青小声说道。

司徒月以为自己听错了,问道:“你说什么?”

孙青道:“我喜欢那条丝帕。”

司徒月哦了一声,将丝帕给他:“不准给别人,否则,我再也不理你!”

孙青答好,然后接过,收进怀中。

“我走了,你去忙吧!”司徒月道。

“司徒姑娘请!”孙青朝司徒月行了一礼。

“书呆子!”司徒月骂了一句,转身而去,心中却甜得吃了蜜一样。

孙青看了司徒月离去的背影一眼,转身往御书房而去。

到了御书房,宫人通报过后,将他请了进去,他看到凤血岑霜坐在龙案前批折子,半个月的折子快要将两人的头都挡住了。

孙青低头拜道:“孙青参见皇上男后!”

凤血头也没空抬道:“起来吧,孙青,可是垒阳县一事有消息了?”

孙青点头道:“是,垒阳县确实几月未下雨,土地干裂,无法耕种,知府县令皆没上报!”

“依你的意思,该怎么办?”

“革职!”孙青道。

“太轻了,革职加发配边境服役三年,永世不得为官,就这么办!”凤血仍旧没抬头,威严下旨。

“臣领旨!”孙青领命。

“还有,朕准备拨下十万两纹银赈灾,我不希望有官员克扣一文钱,如果让朕知道,到达垒阳县的银子少了一文,朕拿你是问!”凤血严肃道。

“臣一定将十万两银子亲自送到垒阳县!”孙青抱拳答道。

凤血抬头看去:“好,幸苦孙爱卿,你此次前去垒阳,是代表朕去的,亲自拿下知府县令……就送到月城去吧,贺长空他们守城太无聊,给他们找点乐子。”

“臣领旨!”孙青抱拳一拜。

“快去快回,回来喝司徒秀文书的喜酒,朕已经命人选日子了!”凤血终是笑了笑道。

娘的,忙死了,这些杀千刀的文武百官,知道他出门了还上这么多折子,回头好好收拾收拾他们,该死的,累得他腰痛,但霜儿在旁边,他又不好叫苦,否则又得让霜儿笑话。

“臣一定尽快完成任务,回来喝他们的喜酒!”孙青亦喜道。

凤血还想到一事,道:“司徒月是个好女孩,你考虑考虑吧!”

孙青没答话。

“别让人家一个女孩子整天为你闷闷不乐,多造孽!”

“孙青知道了!”

“那快去吧,若垒阳县知府衙门有任何异心,不必留情,该打的打,该杀的杀,这是朕的意思!”凤血眸中杀气腾腾。

他娘的,竟敢让他遭受骂名,这些龟孙子,一个个地都活腻了,若他有空,一定亲自过去,将这些龟孙子打成猪头,看他们敢白拿了他的钱,还让他遭百姓骂!

“臣领旨!”孙青拜了一拜,转身离去。

V125 儿子,叫声娘来听听

更新澳门银河APP:2013-12-3 8:42:18 本章字数:12831

出了御书房,孙青往后宫方向望了一眼,低头沉了半响,然后出了宫。睍莼璩晓

孙青离开御书房后,岑霜问凤血:“你为何让孙青去垒阳县?”

凤血一边在奏折上挥洒自如,一边道:“霜儿想说什么?”

岑霜看了凤血一眼,将一本批好的折子放到一边道:“垒阳县离凤都有三日路程,孙青是文官,你让他去灾区就算了,还让他押十万两银子去,我觉得只有一个结果!”

“什么结果?”凤血皮笑肉不笑地问。

“人财两空!”岑霜再打开一本折子道。

凤血当即大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岑霜不解。

凤血道:“你等会就知道了。”

岑霜瞪了凤血一眼,没再说话。

“皇上!”一个澳门银河唯一官网突然响起,然后一个人影便冲了进来。

岑霜刚准备看折子,被来人吓了一跳,手上的折子都掉了。他抬头看去,见司徒月气喘吁吁地冲了进来。

凤血看向岑霜,轻声道:“知道了吧?”

岑霜仍旧不明白,司徒月来了与孙青去垒阳县有什么关联吗?

凤血笑而不语,看向司徒月道:“如此莽撞,像什么样子?女孩子要温柔!”

司徒月吸了口气,朝凤血福了福身,轻声细语道:“属下参见皇上男后!”

“这才像个样,起来吧!”凤血笑了笑,低头批折子。

“皇上!”司徒月见凤血不理她,恢复平日的澳门银河唯一官网再喊道。

凤血抬头看了她一眼道:“什么事?”

“您要让孙大人去垒阳县?”司徒月向前几步问。

凤血答:“是啊,有问题吗?”

“皇上,孙大人是个书生,身边没有人保护,去垒阳县很危险的!”司徒月道。

“我知道!”凤血头也不抬地答。

“知道你还让他去,还带了十万两银子?”司徒月见凤血这般云淡风轻地,急了。

“我说月丫头,这事与你无关吧?你的职责是保护皇宫的安危,什么时候去管朝中官员的安危了?”凤血问。

司徒月语结了,无话可答。

“出去吧,朕忙着呢,要聊天等明天朕有空的时候再找你聊!”凤血命道。

“可是……”司徒月还想说话,却见凤血眉头皱了一下,赶紧住了嘴,朝凤血抱拳一拜:“属下告退。”不甘心地看了凤血一眼,转身离去。

岑霜看得莫名其妙,问道:“你这是何意?”

凤血一手拿着笔,一手拿着折子,捧着岑霜的脸亲了一下道:“朕在当月老

_分节阅读_208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