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攻臣受 ——绝色男后

作者:   第211篇

一路步入金銮殿,凤血都牵着岑霜的手,他在向天下人宣示,这天下,是他与岑霜的天下!

到达殿门口,凤血岑霜回身望去,只见得蜿蜒的锦红两边,跪满了人,远远望去,一片喜红!

凤血豪气干云,指着这一片喜红道:“霜儿,朕以江山为聘,苍生为媒,封你为后,你可愿意与朕并肩坐拥江山?”

岑霜心中满满的全是感动,定定答:“岑霜定为你守护这江山,造福这苍生,在你身边不离不弃!”

凤血大笑叫好,笑声洪亮,让人天下人热血沸腾!

凤血牵着岑霜进了金殿,步上龙椅,两人威严而坐。

凤血朝高昌扬手道:“宣旨!”

高昌立即恭敬一拜,取出圣旨念道:“天下三分,百姓疾苦,今我凤血合三为一,天下一统,今顺应天命,登基为帝,废除凤渊上月出云三国年号,定新国号为凤岑,明年新春为凤岑元年,天下知悉!钦此!”

“臣等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大呼声从金銮殿一直传到宫外,回声荡漾不息!

高昌将圣旨放下,又拿出一道来,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今日喜登皇帝之位,大婚封后,册封岑霜为男后,赐号绝色,义子凤尧为太子,兄弟齐墨为墨王,钦此!”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皇上万岁万万岁,男后千岁千千岁!太子千岁千千岁!”庆贺声在天空中回荡,震耳欲聋!

圣旨一道接着一道传下去,一阵阵呼拜声绵延不息!

喜乐起,又是三拜九叩,方才起身。

凤血左享江山,右抱美男,满身威严注视着殿中百官。

百官官服皆以红色为底,青鹤为图,以显示凤岑王朝的独特之处!

百官起身后,一齐抬头看向龙椅上的凤血岑霜。

只见得龙椅之上,凤血貌如嫡仙,金冠束发,龙袍加身,满身威严之下,流露出风华绝代之气,他不怒自威,一双绝美的桃花眼中尽是睥睨无物,眼波却有着张狂娇魅,只一眼,众人便不敢再直视!

纷纷移到他怀中身着大红喜服的男子身上。

只见他容貌更美,肤如脂,眸如墨,鼻梁傲挺,红唇不点而朱,此刻他脸上平静无波,一双丹凤眼中尽是淡然如水,满身清华高贵,让人为之敬仰!

世间传言,岑霜貌赛天下第一美人,果然不假!

男后绝色,名副其实啊!

如此绝美的两名男子,左为皇,右为后,坐在龙椅上美如绝世好画!

他们不再奇怪,为何凤血会封一个男子为后,如此出色的凤血身边,世间有哪个女子能与他并肩,他身边只能有岑霜,这个容貌独倾天下的绝色男后!

繁重而漫长的登基大殿终于结束了,凤血在宫中大摆喜宴,接受百官的恭贺!

到了夜深时分,才将一天的繁忙结束,凤血一把抱起岑霜,急速往寝宫而去!

一路上,宫人见之皆低头背过身去,不敢直视!

今日大婚,凤血将岑霜抱进圣血殿,直接抱到了大床上,一殿的喜红,让两人的心异常紧张起来!

凤血双眼迷离地望着岑霜道:“霜儿,你今日好美好美,今夜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岑霜脸颊被红烛照得泛红,望着凤血道:“你是皇帝,我是皇后,你想如何,便如何!”

凤血闻言,内心触动不已,不由分说,朝岑霜的红唇吻去,霜儿,朕终于可以明正言顺地要你了!

------题外话------

终于登基了,终于封后了,这一章写得我想跳楼了,亲们接住啊!

哇哇哇,好激动啊~票票有木有?快快,奖励人家一下,没有票票的,香吻送上,死了无数脑细胞啊~

V103 皇帝不好当!

更新澳门银河APP:2013-11-11 8:53:53 本章字数:12878

凤血闻言,内心触动不已,不由分说,朝岑霜的红唇吻去,霜儿,朕终于可以明正言顺地要你了!

可是凤血的如意算盘打错了,还没亲上岑霜,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凤血不耐烦道:“何事?”

由芳的澳门银河唯一官网在外面恭敬地响起:“启禀皇上,奴婢伺候皇上男后行合卺之礼!”

合卺礼是个什么玩意?

凤血从现代穿来,哪知道古代结婚有很多的习俗,前面的众多礼仪,凤血都没照习俗来,这合卺之礼是万万不可少的!

岑霜见凤血一脸迷茫的样子,知道他可能不知,便起身道:“进来

_分节阅读_147

吧!”

凤血亦起身坐好,与岑霜一同坐在铺着百子被,挂着百子帐的喜床上。睍莼璩晓

殿门被推开,由芳领着一众宫女鱼贯而入,对着凤血岑霜福了一礼道:“恭贺皇上男后新婚之喜,奴婢们祝皇上男后百年恩爱,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凤血不耐烦地扬手道:“起来吧,有什么礼快点说!”

由芳听着凤血不耐烦的语气,心中暗笑,皇上这也太猴急了。

依言起了身,扬手将两位端着喜酒的宫女招过来,亲自倒了两杯酒递给凤血岑霜道:“请皇上男后喝交杯酒!”

凤血这才知道,原来这合卺之礼就是喝交杯酒,这个他知道的。

他接过两杯酒,递了一杯给岑霜,温柔道:“霜儿,来,我们喝交杯酒!”

岑霜接过,柔情看了凤血一眼,与之相交饮尽。

由芳上前接过酒杯,再拜了一拜道:“祝皇上男后恩爱日长,奴婢们告退了!”

凤血道:“去吧,没事别来打扰朕!”

“是!”由芳带着宫人出去,关上殿门。

凤血看向岑霜坏笑道:“霜儿,你终于是本门主的人了!累了一天了,美人是不是要为朕更衣就寝了?”

岑霜脸上微羞,默不作声。

凤血道:“既然美人害羞,就让朕来为你更衣吧!”

说罢已伸手解下岑霜的大红喜服!

宫殿中红烛摇曳,大红的喜字贴得满殿皆是,大红的喜被,大红的喜帐,还有重重喜红的纱幔,无不让人血液沸腾!

凤血吻上岑霜,深情而炙热的吻将殿宫内的空气更加升华暧昧!

“别挤,别挤,让我看看!”

“你们别推我啊!”

正当俩人深情热吻之时,殿门外响起了你推我挤争先恐后的澳门银河唯一官网。

凤血不由得皱眉,以前当门主的时候,这些人都没这么大胆,现在当了皇帝,他们反而肆无忌惮了!

放开岑霜,凤血正想开口大吼。

“啊!”这时殿门被猛地推开,一群人跌爬进殿中,一个压着一个,痛呼出声。

凤血岑霜在层层纱幔后,听到如此惊天动地的响动,不由得蹙眉。

凤血挑开纱幔走出去,见地上的情景,不由得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澳门银河博彩官方网址地上痛呼的人。

五龙五兄弟打底,风华四人被压在中间,上面是南宫兄弟,再上面是司徒秀姐妹,十几个人同时跌进殿中,那场面何其壮观?

殿门外,还站着看热闹的无毒和齐墨,更有紧张司徒秀跌倒的文书!

岂有此理!

凤血怒发冲冠,指着十几人怒道:“朕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是吗?”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