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攻臣受 ——绝色男后

作者:   第188篇

文书闻言一扫心头的沉重,笑了笑道:“文书一定走过去!”

凤血勾嘴一笑,然后看向司徒

_分节阅读_132

秀:“司徒,你跟着本门主也有些日子了,本门主的脾气你应该清楚!”

司徒秀不知道凤血要说什么,只好答:“门主有什么话尽管直说!”

凤血道:“你与文书的心思,本门主都知道,但是现在本门主不想你们因为儿女私情再起风波!”

“门主的意思是?”司徒秀看了文书一眼问。

“从今日开始,你不准再与文书单独见面,否则,门规处置!”凤血严肃起来。

司徒秀文书脸色大变,半天没出声!

凤血看了两人一眼,起身走了几步道:“称霸天下,指日可待,本门主不希望在紧要关头出任何差池,即日起,司徒秀姐妹前往六大门派训练兵马,直到出战前方可回来!”

司徒秀愣住,半响道:“司徒秀领命!”

凤血再道:“你去吧,我有话单独与文书说!”

司徒秀恋恋不舍地看了文书一眼,转身离去。

凤血看向文书,语意深沉道:“本门主的意思,你可明白?”

文书掀被起床,不顾身上的伤痛,扑通跪地道:“门主对文书恩同再造,无论门主如何安排,文书都无半点怨言!”

只要他心中有师姐,就算相隔两地,也无法让他的心意改变,即使这辈子都只能与师姐相见而不能相守,他对师姐的心意亦不会变!

凤血摇头:“你还是没有明白!”

文书看向凤血:“文书愚笨,请门主明言!”

凤血负手看向窗外,见寒风吹动干枯的树枝,沙沙地响,入冬了,希望在年前能平了天下!

凤血道:“文书,本门主只希望,你能给你爱的人最好的!”

就像他,要给岑霜一个天下一样!

文书沉思。

“你好好想想吧,本门主先走了!”凤血看了文书一眼,出了房门。

文书跪在地上,半天没有动一下,门主的意思是什么?给爱的人最好的?难道门主是想让他出人头地那天,再娶师姐?

没错,正是此意,门主用心良苦,他一定不会让门主失望的,他要快点好起来,助门主平定天下,到时候封官加爵,他再风光迎娶师姐!

——帝攻臣受-绝色男后——

而后的日子,凤血岑霜陪着岑吟过了几天极为安静的日子,每日下棋,弹琴,喝茶,听书,日子过得极为充实而惬意。

这一个月是岑吟这辈子最幸福的日子,能陪在岑霜和凤血身边一个月已是她最大的开心,即使此刻死去,她也是笑的!

文书与风华的伤经过细心调理后也痊愈了,司徒秀那边传来消息,大军训练有素,可以即刻出战!

凤血将司徒秀姐妹召回凤临门,然后准备前往西北边境一战!

齐墨自上次与凤血打一架离去后,再没回过凤临门,凤血心头有气,亦没找过他。

出战前,凤血派司徒秀去请无毒,一起前往边境,司徒秀回来禀报,无毒不肯去。

凤血拍桌大吼:“无毒他这是闹哪样?不去?”

岑霜沉了一会道:“他既然不愿去,就随他吧,且百年毒瘴还没有研制出来,他去了也不过来回奔波!吟儿此次不随我们同去,他在渊都我也安心些!”

即使如此说,凤血心中还是不爽,去了有没有用是一回事,但无毒这态度让他很不爽!

他隐隐有些不安,自穿过来,凤血的第六感特别强,只要是他感到不安的时候,就会有大事发生!

他对岑霜道:“霜儿,明日便要离开凤渊了,今晚你为本门主卜上一卦,看此战胜负如何?”

岑霜点头,就算凤血不说,在出战之前,他都会为凤血卜上一卦!

本以为凤血不在意战事,前几天凤血却派了司徒姐妹去练兵,多少还是有所准备,让他心稍安了些!

夜降时分,岑霜沐浴更衣后,便坐在房间卜卦,双手合十,祷告,打卦,岑霜已极为熟悉这步骤,默念了一会儿,岑霜睁开眼看去,卦象大凶,他猛地凝眉,拾卦再打了一卦,结果一样,岑霜不由得心情沉重!

风华四人澳门银河博彩官方网址卦象亦是担扰起来。

岑霜起身,走到窗前去看天色。

见天空乌云密布,风起云涌,像有大雨将至!

明日之行,将会受阻!

岑霜看不到天色,便看不到凤血的命星,不由得蹙眉,转身回去。

“主人,此卦可有解!”风华问。

岑霜答:“此卦大凶,有血光之灾,接理说本不必担心,因为卜的是战事,两军交战,现血光,也很正常,但既为战事,凶为败,吉为胜,血光为凶,凤血此战凶险,而卦象之中,又有隐含一丝光明,凤血命中有贵人相助,而这贵人……”岑霜欲言又止。

“贵人如何?”风华急问。

“这贵人不止一个,散八方而聚,只要贵人及时出手,凤血必会有惊无险!”岑霜慢慢道来。

风华放下心来:“那便好了,只要有惊无险便好!”

岑霜的眉头却拧得更紧了:“可是这贵人不能出手!”

风华不解:“贵人何以不能出手?”

岑霜看向风华,眸中复杂。

风华心头一沉,惊道:“主人的意思是……”

岑霜点头。

没有人再说话,皆陷入沉思中!

好一会儿,岑霜道:“你们回去休息,明日要早起,我去见凤血!”

四人抱拳道:“是,主人!”然后与岑霜一同出了房门。

四人回房后,岑霜敲了敲凤血的房门。

凤血的澳门银河唯一官网从房间传来:“进来!”

岑霜推门进去,见凤血正在桌前看书,他不由得惊道:“少有见你看书,真难得!”

凤血将书放下,看向岑霜道:“本门主临时抱抱佛脚,熟悉一下兵法,霜儿,可有卜出战事吉凶来!”

岑霜沉了一会儿道:“卦象大吉,此战必胜,天下一统!”

凤血咧嘴一笑道:“真的?”

岑霜点头:“你何时这般没有自信了?”

凤血笑道:“这一战极为重要,是生死之战,本门主自然多了份心思,不过有霜儿这句话,本门主便放心了!”

说罢往床上一躺道:“好困,天气这么冷,这房间连个空调都没有,唉!”

空调?

岑霜又听不懂凤血的话了!

听着风吹动窗子吱哑吱哑地响,凤血道:“如果下雪,本门主带你去打雪战,滚雪球!”

“你不是去打战吗?”岑霜惊讶问。

难道是去玩的?

凤血道:“战要打,玩也得玩啊,本门主还没见过古代的雪呢!”

岑霜不解问:“古代?”

凤血轻咳了两声道:“呵呵,是宫外,本门主还没见过宫外的雪景,不知道是不是与皇宫一样好看!”

岑霜怪异地看了凤血一眼,心中奇暗想,这凤血嘴巴里怎么总是会说出一些奇奇怪怪的话?

“你早些睡,我去看看吟儿,与她道个别!”此次吟儿不能随军一起去,他多少有些不放心,只希望到了边境,拿到解药送回来给吟儿后,吟儿能平安!

“去吧,本门主先睡了!”凤血朝岑霜摆手。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