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攻臣受 ——绝色男后

作者:   第161篇

见岑霜不说话,岑吟抬头看去,撞向岑霜陌生的眼神,不由得慌了神道:“哥,你别误会,吟儿只是想凤大哥陪我出去玩一天,没有其它的想法,吟儿知道,你与凤大哥是……”

“哥知道!”岑霜打断岑吟的后话,握住她的手:“你不用解释,哥全知道!”

“哥!”岑吟突然想哭。

无论何时,哥总是这般纵容她,痛惜她!

岑霜道:“哥知道你忘不了凤血,哥怎么会不了解你?且像凤血这般优秀的男子,没有人能忘掉他,哥知道你心里的苦,你在宫中一定过得很坚难,但现在好了,哥与凤血都在你身边,我们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

岑吟重重点头,眸中含泪。

“哥很爱你,吟儿,别说是让凤血陪你一天,就算你要凤血陪你一辈子,哥也愿意!”岑霜定定道。

“哥!”岑吟感动得落下泪来!

哥爱凤血,她很清楚,但哥却为了她令愿将凤血让给她,这让她如何能不感动?

门外,凤血准备推门的动作僵在了那里,脸上的笑容也定格在脸上,他慢慢退出去,然后长衫一扬,快步离去。

出了后院,走过回廊,往前厅而去,正好撞上南宫二人。

“门主,你这般急步,要去哪?”二人惊问。

凤血黑着脸道:“你们两个,跟本门主走,本门主带你们去个好地方!”

“是!”二人跟上凤血出了凤临门。

而岑吟房间内。

“哥一定让凤血陪你一日!”岑霜保证道。

“嗯!”岑吟边落泪边点头。

岑霜抬手帮岑吟擦去眼角的泪水,笑道:“傻丫头,都要做娘的人了,还动不动就哭,孩子笑话你呢!”

岑吟破涕为笑,擦去眼泪道:“孩子什么都不懂,怎么会笑话我!”

“谁说孩子不懂?孩子指不定现在就在里面笑话你,他说,我娘这么大的人了还哭,好羞!”岑霜学着孩提的澳门银河唯一官网逗岑吟。

岑吟开心得咯咯直笑。

岑吟笑累了,便又睡下了,岑霜出了房间来,走到凤血房间去找他,想与他商量岑吟所说一事。

谁知敲了半天门都没反应,他推门进去,发现凤血并不在房间里,不知道去了哪?在凤临门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他索性回到凤血房中等他!

澳门银河博彩官方网址墙壁上挂着的那副血莲,岑霜的心中受着煎熬,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兼顾不来!

凤血带着南宫二人出了凤临门后,直奔渊都城,进了一家酒楼,点了一桌子菜,上了几坛酒,与南宫二人狂喝起来!

南宫二人从未见凤血如此神色举动,不由得担扰,且凤血手上的伤刚刚好了些,不宜喝酒,二人劝道:“门主,你这是怎么了?你的伤未愈,还是不要喝酒的好!”

“闭嘴!”凤血怒吼一声,重重放了两坛酒在桌上,对二人道:“喝!”

二人吓得脸色一沉,不敢再多言,坐下来倒了一碗酒。

“干,今天不醉不归!”凤血与二人碰了一下碗,然后仰头饮了一大碗酒,把碗往桌上重重一放,然后又倒了一大碗,举到南宫二人面前道:“再来!”

二人刚喝完那碗酒,还没放碗,凤血又来了,不由得暗暗叫苦,两人只好再倒了一小碗与之碰之喝尽。

他们不能喝多,否则此刻若有人对门主不利,谁来保护门主!

正当二人将碗放下时,凤血的第三碗酒已经下了肚。

门主这样子,明显有心事!

“门主,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给我们听听,兴许就舒服了!”南宫烈火道。

“不开心?你们看本门主是不开心的样子吗?本门主这是开心,太开心了!”凤血干笑了两声,再将一碗酒倒进嘴中。

听到凤血的笑声中带着丝丝怒意与痛心,南宫二人猜想,难道是与岑霜吵架了?

二人不再说话,静静澳门银河博彩官方网址凤血喝了五六坛酒,然后脸颊微红地将酒坛全摔了个稀巴烂!

噼里啪啦地澳门银河唯一官网响起,将酒楼中的客人吓得全部朝凤血那边看去!

上次上月国与出云国同时攻城时,凤血救下城中百姓后,渊都城的百姓大多数都认识了凤血,所以当下看到那摔东西的人是凤血后,都激动地澳门银河博彩官方网址凤血,无人说话。

唯有一旁桌子的几个大汉猛地将筷子拍在桌上,一跃而起道:“哪来的酒疯子,要撒疯去外面撒,别吵着爷们的清静!”

南宫二人闻言起身要去教训那几个骂凤血的大汉!

“南宫!”凤血却叫住了二人,半眯着眼道:“本门主在的地方,怎么总有乱吠的东西,真是吵!”

“你说我们是狗?”那个骂凤血的大汉气极问道。

“本门主可没说,这话是你说的!”凤血侧了侧脸,用余光扫向男子,眸中尽是嘲讽,

此刻的凤血,因酒意脸上泛着微红,眼神迷离,一张性感的薄唇一张一合,尽显销魂的妖魅,他红衣似血,青丝如墨,端坐在这家酒楼中,仿佛所有的光线都聚集在了他身上,如此独特的少年,异常吸人眼球!

那几名大汉见凤血满身风华,嫡美如仙,一时看得愣了神。

他们不过离开渊都城二个月,渊都城何时有了一个绝美如此的少年?

虽然长得美,却嚣张得让人想揍他,他们几个是渊都城有名的市井混混,何时被人这般骂过,此刻大怒道:“我们看你是活腻了,竟敢惹我们渊都五龙!”

凤血勾嘴一笑:“渊都五虫?哈哈哈,竟然有人蠢到把自己叫虫的!有趣有趣!”

“你!”渊都五龙的老大金龙指向凤血,气得说不出话来,对其余四人道:“哥几个,今儿个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毛还没长齐的小子!”

“是!”其余四人齐声应道。

“来吧,本门主正好一肚子火,正想找人发泄发泄,你们一起上!”凤血朝五虫招手!

“啊!”五虫大喝一声,一齐朝凤血杀去。

南宫二人走到一边,既然门主不开心,就让他发泄发泄~!

五人有些功夫底子,力道极大,挥着拳头打向凤血!

凤血眸中利光一闪,扬手将桌上的菜盘子全朝五人扫去,盘子顿时像暗器一样打向五人,带着凤血的内力,极快极重地打在五人身上!

“啊!”五声痛呼一声,已经倒在地上哀痛不已!

凤血扫了地上的五人,失望摇头,长得牛高马大有个鸟用!

“你是什么人?”金龙怒问,捂着被打中的身体喝道:“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兄弟的名号?”

凤血从始至终都没离开过凳子,眯着迷离的桃花眼看向五人道:“本门主没听过你们的名号,但你们连本门主也敢动手,想必不是什么人物!”

“大哥!他称自己本门主,他是凤临门门主!”老二木龙惊道。

其余四人惊愕!

他是传言中那个以二十万人马,大胜上月出云二国百万人马的凤临门门主?!

他是那个风流不羁,张狂霸道傲气睥睨,容貌举世无双的凤临门门

_分节阅读_116

主?!

他是那个不爱女人,爱男子,武功天下第一的凤临门门主?!

他是那个让他们兄弟做梦都想追随的神将?!

他是那个像神话般存在的奇特少年——凤血?!

“还算你有点见识,没错,本门主正是凤临门门主!”凤血看了看被无毒包裹得极为难看的手道。

包得这么丑,这不是折本门主的绝美形象吗?

“凤、凤门主!”五人当即回过神来,连滚带爬地朝凤血爬过去,磕头道:“我们兄弟瞎了狗眼,竟不识得凤门主金体,凤门主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们!”

凤血心中得意万分,原来自己的名气已经大到这个份上,竟然让人一听就求爷爷告奶奶?这种感觉真TM地爽呆了!

凤血道:“本门主没说要杀你们,你们求啥?”

五人面面相觑,赶紧磕头谢道:“谢凤门主大恩,谢凤门主大恩!”

“走吧!”凤血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见这五人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是!”五人快速爬起来往外走,就怕走慢了一点凤血改变了主意。走到门主又突然猛地停住,走回到凤血面前,对凤血道:“凤门主可愿收下我们兄弟?”

凤血道:“收下你们?本门主有何好处?”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