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攻臣受 ——绝色男后

作者:   第82篇

这几天她心中懊恼不已,决定见到他时,一定要告诉他,即使他是逃犯,她亦喜欢他,现在父皇病重不见人,母妃那么疼她,肯定会为了她赦免岑霜的,然后他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但是如果这次见不到岑霜,会错过一辈子!

她不要见不到岑霜,不要与他错过!

一念至此,她豁然起身,趁乱偷偷追了上去。

“岑霜!”在旭阳宫方向,凤羚终于追上了岑霜。

岑霜等人听到喊声回头,发现是凤羚公主,岑霜问:“公主有何事?”

“我有话对你说,你跟我来!”凤羚见这里这么多人,女儿家的心思让岑霜一个知道就行了。

“有什么话你现在说!”岑霜冷漠道。

“岑霜,我让你跟我来!”见岑霜对自己这么冷漠冰寒,凤羚心头一痛,带着怒意道。

“我还有事,先走了!”岑霜自然不会吃凤羚这一套,转身要走!

“你若走,我就撞死在这宫墙上!”凤羚见岑霜要走,急得大叫道!

“霜,你去一趟吧,我先带齐墨回凤临门,让司徒姐妹陪你留下!”听到凤羚的话,凤血皱眉,这女人这么喜欢岑霜,岑霜即使不喜欢亦不能让人家为了他自杀吧!到时候愧疚的还是岑霜!

由于有一万两金子又带着齐墨,人手不够,凤血只好让司徒两姐妹留下来保护岑霜,让风华四人帮他抬齐墨。

岑霜没作声,只是扫了风华四人一眼,让他们听凤血的,算是默认了留下。

凤血带着众人从旭阳宫飞离出宫,旭阳宫偏凉又离宫门最近,所以凤血每次进来都是由这里进出

_分节阅读_60

凤血走了,岑霜转身看向岑霜,眸中冰寒:“公主有何事?”

“你跟我进旭阳宫,我就告诉你!”凤羚公主见岑霜愿意留下来,欣喜道。

岑霜无奈,只好率先走进了旭阳宫。

见司徒姐妹要跟进去,凤羚公主赶紧冲过去拦住二人道:“我与表哥有话要说,你们在门口等便是!”

司徒二人看向岑霜,岑霜对她们点了点头,他们只好听命守在了门口。

岑霜进了殿中,他倒要看看凤羚这是想做什么!

凤羚公主跟了进去,将宫门关上,方才急问道:“表哥,你愿意娶我吗?”

岑霜微怔,他早已在凤蓝帝寿诞之日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拒绝过她,如果要娶她就不会拒绝,她为何还要再纠缠?

“你说话呀,你愿不愿意?”凤羚见岑霜不答话,着急喊道。

岑霜负手走到一边,澳门银河唯一官网无半点感情道:“寿诞之日,我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了,公主何必再问!”

“你不愿意?你在怪我没有向父皇求情救你?这段澳门银河APP我都把自己关在宫里,与世隔绝了,我不知道你发生了这么多事,如果我知道,我一定不会不救你的!”凤羚走到岑霜面前解释道。

求情,救他?

可笑!

她母妃要害他岑家,身为女儿的却要救他,这算什么?

“公主!”岑霜低吼一声:“你的好意岑霜心领的,岑霜没有怪公主,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与任何外界因素无关,公主还是另谋良人吧!”

“你真的是不喜欢我?”凤羚眸中含泪伤心地问。

“真的不喜欢!”岑霜直接地回决!

别说她是华妃的女儿,就算不是,他不喜欢她就是不喜欢!

“可是我喜欢你,我不能没有你!”凤羚大叫道:“自从我第一次在母妃宫中见到你,母妃说你是我的表哥后,我就开始喜欢你了,以前你不是这样对我的,你很疼我,自从三年前你父母死了后,你便成了这个样子,处处躲着我,不和我说话!这样对我是不是太残忍了,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三年前!

他又做错了什么,他父母又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华妃要害死他的父母?

他痛得闭上眼,半响后睁开,又恢复了淡漠,轻道:“公主,我们之间永远都不可能,你还是忘了我吧!”

“不,我忘不了,你当众拒婚后,我便把自己关在宫里,我想忘了你,可我做不到,我几乎想到了死,但我就是忘不不了你,表哥,你是不是担心母妃不接受你是个逃犯,你放心,我会求母妃赦免你的,恢复你的丞相身份,然后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你是丞相,我是公主,我们是天下最般配的一对,我们会很幸福的!”

“够了!”岑霜眸中噬血。

华妃害他至此,会赦免他?即使华妃赦免他,他亦不会再回凤渊做丞相,他已经有了他的归处,凤血在哪,他就在哪!

凤羚被岑霜吼得愣住,眼睛在眼眶打转,然后滚滚而下。

“公主千金之体,岑霜只是个侥幸存活的死囚犯,公主不必为了岑霜浪费澳门银河APP,公主还是再寻良人吧,我走了!”岑霜说罢,转身而去!

凤羚见岑霜如此绝决,心头闪过一个念头,母妃说她很美,如果岑霜看到她的美会不会就心软了!

她要再赌一次!

她叫住岑霜:“岑霜!”

岑霜并未回头:“公主还有何事?”

岑吟跑到岑霜面前挡住他,然后拉掉腰带,将衣服脱掉,赤裸地站在岑霜面前,似哀怨,似乞求,似威胁地道:“岑霜,我再问你最后一遍,我这清清白白的身子,你要是不要?”

岑霜脸色大变,赶紧转身背对着凤羚,怒道:“公主请自重,岑霜既然不喜欢公主,公主便不要再纠缠,岑霜告辞!”说罢绕过凤羚公主未看她一眼,狠绝离去!

凤羚面如死灰,摊坐在地,她已如此低贱自己,岑霜都不接爱她,连看她的身子一眼都不愿,难道她就这么不讨他喜欢?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她从头上拔下一支金钗,朝腹部刺去。

突然一个人跳了出来,打掉了她手中的金钗,凤羚惊恐看去,见一个身着云灰色华服的少年,温文尔雅地立在面前,绕有兴致地打量着她的身子!

凤羚认识他,寿诞之日前来参加过父皇寿宴的出云国太子——云初!

她站起身,走到云初面前神情死灰地问:“你愿意要我吗?”

云初眸中闪过一抹复杂,突然勾嘴一笑,一把抱起赤果的凤羚往寝宫内走,边走边低头柔声道:“如此美人,本太子当然要!”

岑霜从旭阳宫出来对司徒姐妹道:“我们走吧!”

司徒秀姐妹赞许地看了岑霜一眼,恭敬道:“是!”

刚刚岑霜与凤羚的话,她们二人全听到了,对岑霜不被凤羚公主的美色所引诱感到无比的佩服,门主若知道了,一定很高兴!

云初将凤羚放到床上,欣赏着她绝美的身子,赞美道:“你真美!”大手撩过凤羚娇嫩的肌肤,留下一阵阵火热!

此时凤羚的心被岑霜深深伤了,急需要安抚,听到云初的赞美,感受到他大手撩过肌肤的炙热,她心乱神迷起来,整个身子滚烫起来,眼神也迷离不清。

她娇哼道:“真的吗?”

“当然!”云初澳门银河唯一官网嘶哑道:“如此美人,岑霜却不要,他真不懂得怜香惜玉!”他这段澳门银河APP一直住在这里,正巧撞上岑霜与凤羚那一幕,见到凤羚当着岑霜的面脱衣服,岑霜都没反应,果然是个断袖!

美人如玉,却要自杀,他哪舍得让她血溅当场,只好出手相救!

没想到凤羚却投怀送抱,他云初并非趁人之危,他对岑吟也有几分好感,大不了带回出云国封个妃妾什么的,总比她心死自杀的好吧!

“别提他,现在我是你的!”凤羚愤恨道,然后主动吻上云初的唇,两人交缠在一起!

——帝攻臣受-绝色男后——

“怎么样?”凤血问在给齐墨把脉的无毒。

无毒收回手,看向凤血,眸中尽是气愤,道:“他的毒没解尽!”

“什么意思?上次的解药你不是说是真的吗?怎么现在又毒发?”凤血对此极为不解!

“如果在下没猜错的话,云初下的是双虫之毒!”无毒脸色沉重道。

无毒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在古籍上看到的一个传闻,世上最为罕见的一种蝉为绿金蝉,只出现在出云国,因为出云国的水土适应绿金蝉生存,绿金蝉十年才产一次幼虫,每次产雌雄两只。

种蛊之人,可单只入药,亦可双只入药,而毒性却有很大的区别,解毒方法亦不同,单知单解,双知双解!雌性雌解,雄性雄解,不可混乱!

但这事不为世人所知,世人只知出云国产绿金蝉,为皇室蛊毒而用,却不知一次能产两只且有这么大的区别,因而常常下蛊之人将解药给了中毒之人,亦无法解毒。

但齐墨的毒却解了一半,现在是体内的另一半蛊毒发作!这说明上次的解药没有问题,只不过云初是双虫入药,所以还有一只毒虫的解药没给!

“何为双虫之毒?”凤血再问。

“就是齐墨中了两只毒虫的毒,而只解了一只毒,现在体内还有一只毒虫的毒没解,齐墨今日动用内力,引至毒发!”

“KAO!这个混蛋云初竟如此阴毒,早知道本门主先不给他血影毒解药了!”凤血破口大骂,再问无毒:“现在怎么办?”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