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攻臣受 ——绝色男后

作者:   第62篇

华妃微笑:“整个凤渊谁人不知,本宫宠冠后宫,可唯独坐不上这皇后之位,本宫颜面何存?”

凤麟轩点头,明白了,不再讨论这个话题,看向宫外方向道:“本太子已经照你说的放了岑吟,你真的有把握她会回来找本太子?”

“当然!”华妃向前走去。

凤麟轩亦跟上。

身后的一众宫人停在了原地,并未向前。

华妃顺手折了朵花,在鼻子前闻了闻道:“本宫已经得知消息,她去了凤临门,但是本宫肯定,不出三天,她就会从凤临门离开,到时候,本宫派人假意刺杀她,太子殿下来个英雄救美,还怕岑吟的心不给你?”

若不是云初告诉她,岑吟可能喜欢凤血,她还没把握能让岑吟回来!

凤血劫法场带走岑霜一事后,整个凤渊传得沸沸扬扬,凤血与岑霜是断袖之恋,岑吟若真的喜欢凤血,她去了凤临门见到凤血岑霜情意绵绵,必定兄妹反目,到时候还不回宫借助凤麟轩打压凤临门,岑霜无论帮谁,对她都是有利的,这是一石多鸟之计!

凤麟轩闻言竖起了大拇指:“华妃娘娘高明!”

华妃得意一笑,一切都在她的常控之中……

把手中的花随手一丢,她转身准备回宫,却看到凤蓝帝和刘皇后正浓情密意地过来了,她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布上狠毒,刘皇后,敢公然勾引皇上,本宫要你好看!

凤麟轩亦听到凤蓝帝与刘皇后的说笑声,赶紧朝华妃道:“本太子先走了!”若被父皇看到他与华妃一起,又不定要惹出什么事来,这个紧要关头,他不能冒险,以后还是少和华妃见面了!

“去吧!”华妃淡淡丢出两个字,此刻,她眸中冒着熊熊怒火,快要将慢慢走来的两人烧成灰烬!

凤麟轩澳门银河博彩官方网址华妃妒忌的样子,心中暗笑,看了马上就要过来的凤蓝帝和刘皇后一眼,朝别一方向离去。

这两人浓情蜜意得眼中只有对方,连她站得那么近都没有发现,简直该死!

华妃深吸了口气,摆上得体的笑容,带着人迎上去,大方道:“臣妾参见皇上,参见皇后娘娘!”

凤蓝帝本来搂着刘皇后的,听到华妃的澳门银河唯一官网,赶紧松开刘皇后,满身威严看去道:“爱妃也在逛园子?”

刘皇后听到是华妃的澳门银河唯一官网,脸上的笑容退去,眸中闪过怯怕,强装着镇定道:“华妃不必多礼,刚刚皇上还在念着你,你就出现了,你们真是有默契呢!”

“谢皇上,谢皇后!”华妃起身,大方笑道:“是吗?皇后娘娘和皇上在说臣妾什么?”脸上虽然笑着,但眸中却射出狠光,直直盯着皇后。

皇后被这眼神摄得背后一冷,纳纳道:“说华妃能干,把后宫管理得如此井井有条!”

“没错,爱妃确实能干,以后要多教教皇后!”凤蓝帝柔情看了皇后一眼道。

华妃见二人眉目传情,脑中想象出两人昨晚上缠绵悱恻的画面,心中如同被乱虫噬咬,难受得想杀人!

华妃袖中的手慢慢拽紧,眸中射出狠毒的目光,似要将刘皇后乱箭穿身!

凤蓝帝在这里,她心底就是再痛恨也得装得大方,她压下心中的妒忌,乖巧道:“臣妾遵旨!”

凤蓝帝点头,将华妃拉到身边,一左一右抱着华妃和刘皇后走向御花园,满足道:“以后你们两个好好为朕管理好后宫,和平相处,朕不会亏待你

_分节阅读_46

们的!”

“臣妾遵旨!”华妃和刘皇后齐声答道。

三人走了半响,华妃后知后觉到凤蓝帝的话似乎有些不对劲,赶紧问道:“皇后娘娘不回庙中修佛了?”那句多教教皇后是什么意思?

皇后答道:“太后怜惜本宫,这次特意送本宫回来,让本宫学着管理后宫,将来轩儿登基,帮她分扰!”

华妃心中快要气炸了,太后那个老不死的,为何突然要将刘皇后送回来,难道是查觉到了什么?

“皇上,太后娘娘请您去康宁宫!”这时有个太监过来禀报。

凤蓝帝不舍地看了两人一眼,放开她们道:“朕知道了!”然后朝二人道:“朕去去就回,皇后和爱妃先逛着!”

“恭送皇上!”两人躬身一拜。

“摆驾康宁宫!”凤蓝帝威严道。

立即有太监扬声喊道:“皇上起驾!”

凤蓝帝带着众宫人离去。

凤蓝帝走后,华妃起身,转向刘皇后,抬手就是一把掌打去!

啪的一声,让一众宫人惊得愣住!

皇后本能地捂住被打得火辣辣的脸,怯弱中带着痛恨地澳门银河博彩官方网址华妃。

“好个贱人,早上才说小住几天就回山里,这才过去几个时辰,就把皇上迷得神魂颠倒,不让你离宫了。怎么?想做有名有实的皇后,想骑在本宫头上耀武扬威?本宫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华妃指着刘皇后的额头大骂道。

刘皇后愤恨地瞪着华妃,眸中尽是痛恨!雪白的额头上已被华妃戳红了一大片。

“你敢瞪本宫?”见到刘皇后的眼神,华妃更加气愤,抬手再一把掌打去,打得刘皇后一个踉跄跌在了地上。

手臂擦在大理石上,刮破了皮,渗出血珠子来,在阳光下异常刺眼。

皇后的宫人无一人敢向前去扶跌倒地的刘皇后,她们很清楚华妃的手段,敢与她作对,只有死路一条!

刘皇后跌爬在地上,拳头紧紧拽起,转头森寒地看向华妃。

她已经交出了皇后的实权,躲到了山里三年了,华妃仍旧不放过她,她是皇后,凭什么要忍气吞声躲在华妃的后面,华妃说什么就是什么?

而且,让她留在宫里的是皇上和太后,她哪有权力拒绝,而华妃却当着这么多宫人的面打骂她,羞辱她!

“怎么?你现在是不是特别恨本宫?”华妃蹲在她身边得意地问。

刘皇后咬牙不语,拳头拽得骨节发白。

“本宫不怕你恨,就你这种下贱的身份,又无所出,你拿什么和本宫斗,本宫告诉你,本宫杀了你和你的家人,像捏死一只蚂蚁,你还是乖乖回山里做你的尘外之人吧!”华妃拍了拍刘皇后被她打肿的脸,然后起身大笑了几声,对她的宫人道:“我们回去,看看九皇子下学了没有?”

宫人们应了声是,跟着华妃陆续离去。

“娘娘!”华妃走远了,刘皇后的宫人才冲过来扶起她。

刘皇后挣脱宫人的搀扶,自己站了起来,背脊挺直,眸中森寒,终于做了决定。

“去康宁宫!”冷冷丢出几个字,刘皇后率先走了。

一众宫人惶恐跟上去。

康宁宫。

“太后,你说的可是真的?”凤蓝帝听了太后的话,心中愤恨交加。

软塌上,坐着一名五十岁左右的妇人,身着深褐色宫装,头插凤凰头饰,脸上略施粉黛,皮肤保养得极好,完全看不出已是五十岁的妇人,她眸中一片宁静,脸上也没有丝毫愤怒,且眉间几分精明睿智,有种不怒自威的摄人之气。

她放下手中的茶杯,看向坐在旁边的凤蓝帝道:“哀家也是在叶儿睡梦时听到她梦语了一句,是否属实哀家不得而知,突然回来就是想告知皇上这件事,派人去查查华妃!”

“儿臣已经派人去查了,相信这两日就会有消息,如果真如太后所说,当年华妃逼死了凝儿,朕一定不会放过她!”凤蓝帝怒气汹汹道。

“本宫瞧着华妃就不是个善茬儿,所以当年让皇帝立了叶儿为后,唉,叶儿也是不争气,放着好好的皇后不做,令愿陪着哀家去山里过清苦日子,哀家真不忍心她年纪轻轻把大好年华浪费在哀家身上!”太后心疼道。

想到那张柔弱的脸,凤蓝帝亦充满痛惜:“这次无论如何,朕也不会再让她离开了!”

太后满意点头:“皇上知道疼爱叶儿便好,哀家也就放心了!不过哀家始终觉得叶儿陪哀家出宫之事另有隐情,应该不是那么简章的为华妃的大度感动!”

“听太后这样一说,朕也觉得不对劲,要不把皇后叫过来……”

“启禀皇上,太后,皇后娘娘求见!”这时有太监进来通报。

凤蓝帝和太后相视一眼,来得正是时候,凤蓝帝朝太监道:“快宣!”

宫人快步退出去,把皇后请了进来。

一进殿,刘皇后就跪倒在地,哭喊道:“求太后皇上为臣妾作主!”

哭声哀痛欲绝,似将人的心一片片撕碎!

太后本就疼爱刘皇后,听到她这声痛喊,不由得痛惜道:“叶儿这是怎么了?快起来,来哀家这里!”

凤蓝帝亦道:“皇后有何冤屈尽可告诉朕,朕为你做主!”

刘皇后并不起身,缓缓抬起头,看向太后和凤蓝帝,两边脸上红肿的五个手指印清楚地印入太后和凤蓝帝眼中!

两人大骇!

太后心疼道:“叶儿,你的脸怎么了?”

“是华妃打的!”刘皇后抽泣着道。

太后闻言大怒:“你是皇后,一国之母,华妃只是个妃嫔,她有何资格打你?”

凤蓝帝亦黑了脸,听刘皇后说下去。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