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之逆战苍穹

作者:   第8篇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人世沧桑、造化弄人”。

“我一定要变强!实力才是真正的资本,或许有一天我还能够……”

随后萧辰又想起了之前与古叔的那一番谈话。

“苦海?丹田?这二者之间究竟有着怎样的密切联系呢?”

一丝若有若无的隔膜,致使现在修为总是无法jīng进了。而苦海却是总是无法开辟出来!按理来说哦,这个世界的修士一般都是从开辟苦海开始修炼的,可是现在,萧辰体内却是却没有苦海。

他明白,古叔口中的那个苦海,便是他那个世界的丹田!

先天、识藏、金丹、化神、涅槃、仙武之境、五层大境界、九重小境界。

九五之尊、初窥无上仙武之境。

轮海、道宫、四极、化龙、仙台、至尊大帝、仙之极境,这一切是偶然还是……

迷离的夜,纷乱的思绪,让萧辰心境久久不能平静。

“辰儿,你要谨记,修炼一途,并无正邪之分,唯心是也,正之愈正,邪之愈邪。修炼的本质以身体为载体,积聚、承受、cāo控自身或外界的力量,突破身体桎梏,实现自我升华……”猛然间萧辰脑海深处不禁浮现了当初他师父所说的话语。

他忽地坐起,喃喃自语道:“修炼就是改变人的体质,使身心达到一个完美的境界不断打破人体桎梏,实现自我的不断蜕变与升华。若是自己将自己逼入绝境,在险境中打破壁垒,破而后立,哪又将会是一番怎样的情景呢?”

苦海!丹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着某些共同相似之处,都是一个修士的本命jīng元所在之处,并且同样位于同一个位置。但是却又有着明显的区别。

此刻萧辰心中蓦然间产生了一个极为疯狂的想法,破除丹田,开辟苦海!

他决定冒险一试!

他转身跳入屋内,盘腿坐在石床上开始打坐。他将自身玄功运转起来,令体内真气游走于各条经脉。直到感觉全身放松,澎湃的力量布满全身时,他才小心翼翼的将真气慢慢汇聚到丹田之处,等待时机冲破丹田,开辟轮海。

丹田乃是人体生命本源之所在,传说中修炼至极境后可自行演化诸天万界,神秘无比。与佛家“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非修为高深的修士不敢轻易触及尝试。因为变数太大,危险xìng非常高。

萧辰胆大包天,他将全身真气聚集于丹田,而后向着丹田内部推进,探向未知的领域。点点光华自他胸前透体而出,屋中一片朦胧的光辉。

人体构造纷繁复杂,奥妙无穷,本身就是一个巨大宝藏,而丹田则更是人体之生命禁忌之区。如果有人知道萧辰敢如此胆大妄为,一定会惊讶的张大嘴巴,于丹田深处,强行推进,无疑是在敲死神的大门。

开始时萧辰还感觉不出异常,但随着澳门银河APP的推移,他的脐下传来阵阵剧痛,其间经脉仿佛被撕裂了一般难受。

他几次想退却,但又强忍了下来。虽然他知道这样做极其危险,但始终没能够战胜心中那疯狂的想法。

修炼的路途充满了艰辛,不少绝世高手都在修炼的路上为突破自身极限,铤而走险,不幸身亡。

萧辰汇聚真气强行开拓丹田,已经取得了一点成果,他已经感应与触及到了一丝微弱的隔膜。血脉中jīng气滚滚沸腾起来,仿佛要燃烧了一般。萧辰身体有了一丝奇异的感应,心中很激动,隐约间他感觉或许这种疯狂的想法是能够成真也说不定!

收敛心神,继续运转玄功,石屋中萧辰如一尊石像一般静静的盘坐在那里。澳门银河APP就在这一分一秒种悄然而逝,紧闭的双眸不断的轻微颤动,此刻萧辰清晰的感觉到血脉中沸腾的jīng气完全平静了下来,而生命之轮所在的位置丹田处则出现了剧烈的波动!

丹田深处,他触及到了一层隔膜。厚厚的隔膜如一座大山一般,完全挡住了萧辰真气的前行道路。

他感应到了那股细微的能量波动,隔膜之下蕴含着一股难以想象的庞大能量,如沉寂已久的火山一般,直等到彻底爆发的那一天!

强行按耐住,内心亢奋到极点的心情,缓缓加快玄功运转速度,真气如cháo水般疯狂融入丹田之内,一点一滴向着丹田深处进发,蚕食着。这是一场漫长的拉剧战。

自身玄功运转不辍,入定中的萧辰,心中一片宁静。在他物我两忘之际,天地元气如水波一般向他涌来,自他身体的毛孔缓慢渗透了进去。源源不断的真气如汪洋大海般不断涌入丹田之中,此消彼长之下,丹田深处那层原本坚不可破的无形隔膜却是渐渐松动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萧辰积攒了足够的真气准备完成最后一波冲击,如万马奔腾,似滔滔大江一般汹涌澎湃的真气,无坚不摧、无物不破,长驱直入终于冲破了最后一道防线。彻底打破了丹田深处那层无形的隔膜。

紧闭的双眸在那一刹那,蓦然间睁开,双眸深处涌现出一抹难以置信的狂喜神sè,只是还未来得及庆幸的萧辰突然间感觉到了一股极为可怕的死亡感觉。他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身体突然大震,胸部如遭雷击,剧烈的疼痛令他五官扭曲。血箭自他口中喷shè而出,强劲的血水将靠窗的墙壁都硬生生给击穿了!就在这万分危急之刻,萧辰胸前,散发出一抹淡淡金黄sè柔和光芒,如水波般将他包笼起来。

萧辰仰头栽倒下在石床之上,彻底昏迷了过去。知道此时淡淡地光华才慢慢收敛而去……而此刻萧辰丹田处却是在发生着难以想象的巨变。

只见萧辰丹田深处竟然出现了一个灰蒙蒙的黑洞,整个丹田顿时如龟裂的瓷器一般,慢慢碎裂开来,黑sè液体不断自黑洞中汹涌澎湃而出,仿似永无止尽一般。恍一看,像是一汪洋大海一般,浩瀚无垠、广阔无边。

苦海!这或许就是那传说中的苦海了。如果萧辰此刻清醒的话,一定会震惊的大叫起来。

漆黑如墨般的苦海,乌光万道,摄人心魄,竟然有黑sè的浪涛在汹涌,且伴随着阵阵电闪雷鸣,那里正在生着猛烈的海啸,浪涛冲天!石屋中是震耳yù聋的海啸声,像是有千军万马在奔腾。

苦海内生这种神异的景象,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绝对是震撼人心的景象。

“海啸连天,声如雷震,惊涛万重……这……这难道是荒古前……又好像……“喃喃的低语声,仿佛带有某种奇异的魔力一般,虽然石屋内,雷鸣电闪,海浪冲天,但是这沧桑低语却是断断续续的回荡在这石屋之内。恍惚间,可以看到一个似鬼魅般的白发虚影,如一缕清风般飘然远去。

第七章 诡异苦海

第七章 诡异苦海

“轰隆隆……”

翻涌的黑sè苦海上空,不时爆出阵阵雷电,与滔天的海啸交织在一起,令天地间一片炽烈,海天相连,到处都是漆黑如墨sè乌光,望之令人胆寒,仿佛一头远古巨魔觉醒一般格外的yīn森恐怖。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