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守护者

作者:   第214篇

叶修想了想,说:“那我接待吧。如果你感觉不对的话,就别见他了。之前克林人的事情也确实把我吓了一挑。”她说,“克林人不仅仅能复制其他生物的基因,他们还能看破一切伪装。我想,之前那个克林人应该是战舰里的专职侦查兵。”

贺一鸣点了点头。经过之前克林人的事件,他也明白了这点。并不是所有的伪装都是有效的。如果遇到了克林人那种极其善于伪装和看破伪装的种族,那确实是难以应付。

而且,在贺一鸣的心里隐隐地感觉,这个来的传令兵,说不定就是特意来调查那个克林人失踪的真相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他们更要小心应对了。

现在地下的隧道仅仅只是挖通了一半,还有很长的一段路没有挖掘出来,如果在这个时候出了差错,那就真的是前功尽弃了。

贺一鸣对叶修点了点头,示意叶修可以行动了。叶修会意,微微笑了笑。

她理了理衣服和发型,迈步走了过去。推开接待室的门,她轻轻走了进去。

贺一鸣站在阴暗的角落里,紧紧盯着房内的情况。

叶修进去之后,自如地坐到了那人跟前,然后交流了起来。

期间,贺一鸣看到对方的表情有些不耐,有些愤怒,但不知叶修说了什么,那人的脸色微微变了变,随后沉默了下来。

片刻之后,叶修起身,走了出来。

贺一鸣等她走了过来后,便低声询问起了情况。

“你说的没错,他是克林人。”叶修低声说道。

贺一鸣的心中微微一惊,暗道一声果然。

之前袭击他的克林人在死亡后,已经化成了灰烬。按照叶修的话说,这是因为叶修的唾液里有着专门腐蚀克林人细胞结构的成分,因此,在沾染了叶修的唾液后,那名克林人就被彻底抹除了。

但是,克林人是一个很奇特的种族。他们的群体数量很少,所以每一个都几乎会被记录在案。一旦有人折损,那他们族内就会立刻获知到这个消息。

这一次,虽然贺一鸣和叶修迅速抹除了那名克林人存在过的痕迹,但终究还是算漏了一点,那就是他们搭载的这艘飞行战舰是有登记记录的。

那名克林人在这艘战舰上供职,也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这样一来,矛头自然就对准了贺一鸣这位新上任的特派使者了。只是,现在贺一鸣的真实身份还未被发现,他还是以那一副绿色皮肤的样子出现着。

也因为这样,在这层特使的面具保护下,克林人不敢来光明正大的调查什么,于是便派出了这么一位名为信使,实为调查员的家伙前来。

这些就是叶修刚才进去问出来的内容。

贺一鸣摸了摸下巴。情况看起来对他们似乎很是不利。因为对方已经把矛头对准了他。

但他仔细思索着,总是感觉好像有什么内容是他遗漏了过去的。

“先稳住他。”贺一鸣对叶修说道,“在这几天内,先好好接待他,但是不要让他去任何一个地方参观。也不能让他见到我。”

叶修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会安排好的。”

贺一鸣点了点头。“你办事我放心。不过,这个人一定要紧紧看住,我们现在已经成功了一半,千万不能有任何疏忽,否则的话,就会功败垂成。”

叶修点了点头,示意她了解了。

二人又简单交流了一些内容,随后贺一鸣便和叶修分头行动了。

之后的澳门银河APP里,贺一鸣继续在地下隧道里监工。他发动了整个岗哨里的士兵们,前来挖掘通道。他的说辞就是为了帝国能够在这片黄土地上一劳永逸地解决掉匪患。让那些反抗军彻底消失。

而他给出的报酬也是极高。一旦通道挖掘完毕,大功告成之后,所有人都可以连升三级,享受更高一级别将官的待遇。

这样优厚的条件让整个岗哨里的士兵们都疯狂了起来。他们每个人都几乎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拼命地挖掘着地下通道。

贺一鸣几乎已经到了不用说任何话,只要看一眼就能让他看的那个地方的士兵拼命干活的地步。他瞧着这些忙得不亦乐乎,热火朝天的家伙们,心里却是暗自冷笑。

他这一张空头支票开出之后,不论以后如何,保证这些家伙们在将来的澳门银河APP里都会对外星殖民者的话难以相信了。

“再有几天,这个工程就能完成了。”贺一鸣在心里暗自计算着。

距离打通两方通道的日子已经越来越近了。这期间贺一鸣也偷偷地和边防基地取得了联系,获知他们为了能让贺一鸣的行动顺利进行,已经调取了全部力量,在和殖民城堡里的敌人展开着激烈战斗。

双方之间互有胜负,都有不少的伤亡。但为了贺一鸣这边的大工程可以顺利完成,边防基地那一方正在全力投入。

贺一鸣获知了这个消息后,几乎是整个晚上都没有睡好。又有更多的人牺牲在了这条路上。他的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临近夜晚的时候,他站在岗哨最高的地方,瞧着岗哨外漆黑一片的密林,心中有说不出的感觉。这是一场生死存亡的战斗。或者是人类赶走外星殖民者,或者是外星殖民永远地奴役人类,没有第三种可能。

但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在许多人前赴后继的牺牲在这条路上的时候,人类的内部还在勾心斗角的争斗着,这让贺一鸣的心难以平静。

他叹了口气,正要转身离开,眼角余光忽而瞥见了一个身影。那个身影正是克林人派来的调查员。他就站在距离贺一鸣不远的地方,愣愣地瞧着远处发呆。

第一百二十四章 投其所好

贺一鸣在见到那名信使后,心中虽然咯噔了一下,但他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为了掩饰身份,他在出来透气的时候,都是会先去掉伪装的。这样一来是不会引起关注,二来是可以暗中查看情况,想不到,这个微小的举动,今天却是让他从危险边缘擦身而过。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