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推荐

 做梦的女人 不称意 雪儿 风中孩子 一只手袋 观光夜 访问 临走 母亲与恋人 公干 父子 毕业日 金环蚀 今夜不 旧情人 SARAISINSARDINIA 眼镜 铃兰 选妻记(上) 不要放弃春天

离婚之后

    「他叫你受什么气呢?」我问。     「天天晚上迟回来.又不解释,平时在家并不说话,不知谁得罪了他似的,几时到老死?」     我笑,「你开始不了解他了。」     「我在呕气,你还说这种风凉话!」     我说:「我想他不再爱你了,除了爱情外,你还有什么皇牌可以留住他的人?」     「我们的女儿小莉。」     ...

父子

    「只有英文名字?」我问:「你是洋人?」     「同学也都这么取笑我。」他气鼓鼓。     「你中国话说得不错呀。」我笑。     「可是我没有中文名字。」莱斯李说。     「你想上什么地方?」我问。     「你有没有家?他反问:「我能不能到你家去休息一会儿?你冰箱里有没有巧克力蛋糕?」     我啼笑皆非,「莱...

婚事

    德丽沙廿五岁生日那天,我去参加她的生日舞会,她并没有请很多同事,但是又实在想这桩「盛事」被宣扬开来,又见我颇出得大场面,于是叫我去。     我带着志强,好使德丽莎放心。     那天我见到了德丽莎的兄弟与她的父亲。     她父亲五十上下,看上去精神奕奕,神气兼有风度,林医生是鳏夫。     那天虽然匆匆忙忙,我都觉得林家的儿子...

我就是我

    我说:「你这么早来干吗?」     「下午去跑马,顺便来看看你。」     我想,至少我排名在马匹前面,不坏。     「茶?」我问她。     「谢谢。」她抬抬头。     我说:「你知道吗?乔哀斯在英国是一个廉价英文名字。相反地,夏绿蒂、伊莉莎白、玛丽是高贵的……」     「去你妈的……」她骂。     啐!...

五月与十二月

    「要的,到底伦敦是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妈妈说:「这次去,你已是大学生,」她对牢镜子顾盼一下,「我老了。」     「女人一开口就是:我老了。不外是想别人说:不不,你还没有老。」我说:「老,当然,人人都会老,谁跟嫦娥都没交情,谁又服了长春不老药?」     「好了好了,车就来接啦。」     「谁都知道我穿牛仔裤最好看。」我说:「你们偏都要...

战场情场

    「没有必要。」他说:「隐瞒不住,你代我把坏消息告诉她,只说我要订婚,长痛不如短痛。」     「我才不做你的走狗。」我说。     「记得,是十五号。」     「喂!喂!」     「别小家子气,帮帮忙。」他拍拍我肩膀。     「去地狱吧。」我说。     我把电报放在案头,注视它。     呵这个可怜的女...

两个男人

    世杰告诉朋友,「这妞的脾气不好,倔强,但是她很可爱,是合乎中庸之道的,千金小姐太难侍候,小家碧玉又带不出来,她刚刚好。」     由于他看中我,我渐渐失去很多平时的朋友,单独与他来往。他予我一种安全感,因为他是挣扎出身的,有什么大风大浪,他担当得起。     世杰带着我到处走,没多久我便成为他的「半正式」女友,至少旁人是这样想,我也很满足。 &nbs...

千金小姐

    我们面面相觑。     随后我就在她家看到那幅真迹了,很随和的挂在墙上。他们家住在石澳,非常大的花园洋房,那种尺寸很小的公众花园还不如他们家的。     黛茜的父亲开造船厂。     不过她并没有被宠坏。     那日以后我心中就警惕起来,牢记着人家的家势非同小可,虽然我不是那种斤斤计较别人说些什么的人,可是必要的嫌疑是要避的。 &n...

恋爱的一天

    「太好了,我听敏仪说你要一千元一天?」     「这是公价。」是吗?我也不知道,当然是这么开价。     「但是我们的价钱没有这么高,我们的预算有限。」     「你们的预算是多少?」现在来「着地还钱」了。     「只能给五百。」好家伙,杀一半。     「做什么工作?」我问。     「我们带了摄影师与录音师,来...

哥哥与丹薇

    「你少理我们。」爸爸说。     「很久之前,你们是否相爱?」我问。     他不回答。     我说:「爱情变酸,快过乳酪,我很害怕。」     父亲仍然维持沉默。     我说:「我们这一代必需有心理准备,没有什么事是永恒的了。」     母亲木着一张睑,茶饭不思。     我问她:「你打算怎么样?」  ...